【真遥24h / 惊喜掉落】星辰花与七濑同学

#牵牛花和加濑同学既视感

#看到什么设定不要奇怪是私设

#星辰花花语:不变的爱

  


  


  高一寒假的时候,七濑遥和橘真琴恋爱了。

  


  1. 

  

  寒假的时候,遥独自坐车去到北海道找父母过年。北海道比岩鸢更冷,自从去到那边,遥就很少出门,偶尔陪父母买年货的时候会遇到邻边的同龄人,对方和睦地向他打招呼,他最多点点头。

  “你这孩子,怎么越大越不爱搭理人呢?”七濑爸爸有些无奈,“以前和真琴一起玩也没见你这么冷漠。”

  七濑妈妈关上家门,笑道:“遥有心事了。”

  “不是什么心事。”遥本能否认。他只是,只是来到这里有些不适应罢了。

  但都这么大的人了,真的能不适应另一个地区的短暂生活吗?遥又觉得不该是这样的,可他找不到原因,变成单纯的心情不好。

  七濑家的晚饭通常要晚一点,北海道这边爸爸妈妈都在,轮不到遥做饭,因此遥有足够的时间去想如果是在岩鸢的话,真琴家应该已经吃过饭,一对幼小且活泼的弟妹应该会拉着他们的大哥一起来家里找自己玩了。

  刚想到他们的日常不过是陪弟妹们看时下播出的动画,他们躲在背后偷偷吐槽剧情有些幼稚的时候,手机就在卧室响了起来。

  一般遥是懒得接电话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在客厅呆坐着太无聊,遥竟然很想同别人说说话。

  他走到卧室,也不看来电是谁,接通了在耳边问:“你好?”

  “喂?是小遥吗?”电话是兰打来的,真琴的妹妹总是很欢快热情,“在北海道怎么样呀?什么时候回来呀,我们都想你了。”

  想这个字在小朋友说起来轻松,可在高中生听起来很深沉。遥忍不住笑了:“这才两天。”

  “可是以前我们每天都在见面嘛。”电话那头可能是调了免提,莲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快回来吧,我们还想和小遥一起新年参拜呢。”

  遥不知道怎么回答,北海道固然不如岩鸢生动,但他好久没和家人见面,确实舍不得难得的重逢。

  “好啦你们两个,小遥会困扰的。”真琴把手机收回,“如果没有别的想要说的就去写作业吧,接下来的时间由我和小遥说。”

  “不要加‘小’。”这是遥对真琴说的第一句话。

  真琴觉得他偏心:“明明兰和莲就可以?”

  “不一样。”

  “好啦好啦。”真琴依他,“其实打电话也没别的事,就是他们闹着说想和遥通话了,所以……不会打扰到遥吧?”

  “不会。”遥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倚着床头,更轻松地去听真琴的话。

  “那就好。听说北海道这几天会降温,遥记得要保暖,也替我问候一下叔叔阿姨。”

  “好。”

  “观察日记记得每天都要写,这学期可别再临时补了。”

  “嗯。”

  “那个……还有一句,”真琴支支吾吾了半天,“其实,其实……”

  他扭捏的时间太长,遥越来越好奇:“是什么?”

  “其实刚才莲和兰说的话也是我想对遥说的!”真琴拿出破釜沉舟的气势吼了一句,“我也很想遥!”

  “明明才分开了两天?”遥觉得胸腔内升起一股暖流。

  真琴给出和莲一样的说法:“因为从小到大一直没有分开过。”

  “好,那我尽量早一点回去。”遥做出了抉择。

  “啊,倒也不要特意为了我……”

  “不是。”遥打断他的话,“是因为我也开始想你了。”

  

  

  2.

  遥把二十天的北海道之行压缩到了十五天,出行的那天刚过完新年,前一天一家三口还在其乐融融地新年参拜,回程的路上遥就说自己想要回岩鸢了。

  “毕竟在北海道没人陪你玩呢。”七濑爸爸笑道,“记得给岩鸢的朋友们带伴手礼。”

  遥买了车票,抱着一袋子伴手礼在车上打瞌睡,到接近黄昏才到岩鸢。接下来的路程他无比熟悉,从车站乘电车回家,这是他从小就熟悉的风景。

  下车的时候是六点,这个时间通常是真琴去超市购物回家的时间,一想到车站出去就是超市,遥突然很想跟真琴说一说最近在北海道的见闻,便走快几步跑出车站。

  因为迫不及待,他循着台阶跑上去,上面是岩鸢火烧一般的夕阳,真琴站在一旁,正在等他。

  “啊,欢迎回来,遥。”真琴取下耳机,“阿姨跟我说你今天就回来的时候我真是吓了一跳,向她问了你的车次,推测你大概这个时间会到,就提前来等你。”

  “看来我没错过呢,真好。”

  明明刚下车的时候有那么多想说的想要对真琴说,反而在真正见到真琴的这一刻不知道该怎么说,该说什么了。

  遥原本还担心是自己单向的思念,而真琴切切实实地站在这里,等他回家。双向的思念让他把千言万语化成一句“嗯,我回来了。”

  “对了,给兰和莲带了伴手礼。”遥从袋子中取出两个挂坠,“之前他们看动画片说过喜欢。”

  真琴接过挂坠:“真是的,遥,你太惯着他们了。”

  “不可以吗?”遥故意问他,“我还给你带了巧克力呢。”

  真琴果断倒戈:“谢谢遥。”

  这次回来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和真琴一起新年参拜,虽然他们去的时候已经是新年第三天了,但所谓心诚则灵,相信神明大人看在他们无比虔诚的心也不会计较这些细枝末节。

  他们相继摇动绳子,铃铛晃动发出清脆的声响,冬日的风和煦吹过,卷着铃铛声一路盘旋升空,把两个少年的心愿捎带至九天之上。

  「希望能够一直这样。」

  「希望他的愿望能够成真。」

  

  春天到来的时候,真琴种下了一盆花。既然是种了花,那他就定要是送给谁的。父母恩爱,压根不需要他给某一方送花,一对弟妹又太小,送给他们也不会好好料理,学校里的其他同学也都不是能送花的关系。

  思来想去,只有遥。

  但一想到真要送花给遥,真琴又生出矛盾的扭捏来了。

  他从书上看了这花的花语觉得浪漫,路过花市的时候专门买了种子回来培育,在想到送给谁的时候不自主地响起了遥。

  真琴抱着花盆在遥家门口站了好久,还是遥出来丢垃圾才发现他已经在这里纠结了半天。

  “怎么了真琴,你怀里这是?”

  “啊,晚上好遥,”遥突然出现,真琴的心理准备还没做好,便顾左右而言他,“你……你吃饭了吗?”

  “嗯?嗯。”遥把可燃垃圾放到指定位置,回来的时候狐疑地看了真琴一眼,“就是为了这个?”

  当然不是为了这个,只是怀里的花盆目前还光秃秃的只有泥土,真琴顿感不是合适的时机,萌生了退意。

  看到真琴还一言不发,遥越来越觉得奇怪,走过去疑惑地去扯真琴的衣角:“到底怎么了?有心事吗?”

  夜晚的住宅区很安静,路灯静谧地照着他们所在的一隅,像是舞台上被大射灯聚焦的主角一般闪闪发光。

  不知道是什么蛊惑了真琴,他把花递给遥:“我其实,是来送你这个的?”

  遥故意问:“一盆……泥?”

  “是一盆花。之前你不是从北海道给我带来了礼物嘛……”

  “所以,是给我的回礼吗?”遥双手把花盆接过来,虽然只能看到泥土,但莫名的喜欢。

  他有养花的经验,应该能养好。

  “是,也不只是。”

  寒假分开的那十五天,真琴体会到自己究竟对遥有多么思念了,在得知遥也在思念他的时候心中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雀跃。真琴敏锐地捕捉到,这种思念和雀跃是不该存在于一对朋友之间的。

  如果不是基于友情,那是因为什么呢。

  真琴病急乱投医,随手翻起的花语书中的一页为他指点迷津。

  原来他是喜欢遥的。

  “遥,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可以和我交往吗。”

  

  于是,高一寒假的时候,七濑遥和橘真琴恋爱了。

  

  

  3.

  “我帮遥看一下这次分班……”橘真琴站在人群后,仰头眯眼,看到了分班榜上贴着的名字,“遥在1班呢。”

  下一刻,他沮丧地说:“可我在2班。”

  从小学开始,每年都会进行一次分班,七濑遥和橘真琴聚多离少,从前上国中的时候也出现过不同班的情况。

  七濑遥安慰他:“公共课还是会一起上的。”

  橘真琴还是垂头丧气:“可是不一样了嘛。”

  确实,对于恋爱初期的小情侣来说,分班简直太折磨人了。

  遥觉得没什么,毕竟他还是可以跟真琴一起上学放学参加社团活动,除了不在同一个班。

  遥这么想着,走进教室。他的座位还和去年一样,是靠窗户的最后一排,一扭头就能看到春天开放的满庭樱花。

  看到这,遥就不禁想起真琴送给自己的那盆花在今天早上终于发芽了。遥兴高采烈地转头想要跟真琴分享这点变化,结果邻座并不是真琴,这才想起已经分班了。

  松冈凛挑眉“啊?”了一声:“你什么意思啊?看到是我就把脸冷下去?”

  “没事,欢迎你。”

  松冈凛长这么大没见过顶着张臭脸欢迎人的,就当是信了他的鬼话,不过不与他计较,跟他说起假期都做了什么。

  遥嗯嗯地回应着,心不在焉的。

  “怎么了你?这么提不起兴趣?开学综合症啊?”

  凛一连三个问题问得遥更烦躁,干脆往桌子上一趴,不搭理他了。

  “喂喂,遥。”

  凛又十分不安生地拍了他几下,遥不耐烦地起来:“干什么?”

  “什么嘛这么凶,”凛不明所以,但还是指指门外,“喏,真琴来找你了,不然才不喊你起来呢。”

  “不过真琴啊!遥好像开学综合症心情不好,建议你不要找他哦,以免被骂。”凛翘着凳子身体往后仰,好意提醒真琴。

  “你话真多。”遥从校服兜抓出来一颗早上兰给他的奶糖,丢给凛,“闭嘴安静。”

  凛拿着奶糖面露苦涩,他一点都不喜欢吃甜的。

  “看来遥也不是那么轻松嘛。”真琴揶揄遥,“早上明明说‘公共课还是会一起上的’也是遥,怎么就心情不好了呢?”

  遥辩解:“开学综合症而已。”

  “嗯嗯,那希望遥的病症早点康复,在班里和同学好好相处,不要再欺负凛了。”真琴像个家长似的唠叨他。

  遥偏要说:“我没有欺负他。”

  “好,好,遥最和善了。”

  真琴说完盯着遥看了好久,一直到遥问“干嘛”才再次开口:“我在2班一直想着遥呢,怕遥在新班级里没有精神,又担心遥太有精神,觉得有我没我一个样……对不起,我很自私吧。”

  “没有。”遥难得说了软话,“我也不太习惯。”

  “那下课我来找你。”

  “嗯。”

  “中午午休也要在一起。”

  “好。”

  “下午我也会来接遥一起去社团的。”

  “嗯嗯,知道了。”遥被他的黏糊劲儿逗笑了,“这样一来,可以弥补不在一个班了。”

  真琴越说越来劲:“上课的时候我也会想着遥的。”

  “不不,”遥很理智,“上课的时候还是好好学习吧。”

  

  

  4.

  最近遥的状态实在奇怪,简直比六月的天还变幻莫测。

  常常上一刻还皱着脸,下一刻就展开了。

  以凛这么多年见人恋爱的经验来判断,遥这多半是有心上人了。

  “你在说什么?”遥一脸被看出内心的惊讶,“你能读心吗?”

  凛故意要逗他:“啊,当然了,你以为寒假的时候我都在干嘛呀!当然是去学了读心术了!”

  “你骗人。”遥将信将疑,“真琴说读心术是不存在的。”

  是有一次真琴准确地读出了遥的内心所想,被遥质疑真琴是不是背着自己学读心术了,准备也在深夜的购物频道买一本《一本书让你成为读心书大师》。

  真琴听后严肃地说:“遥,你听好了,任何人说自己会读心术都不要相信,一般都是骗人的。我之所以能看出遥心中所想是因为我太了解你了。”

  既然读心术是假的,那凛所说就是虚言,既然是虚言,难道凛也了解自己?

  ……

  遥默默往靠窗的方向挪了挪。

  松冈凛:“虽然我没证据,但是不是被你冷落了?”

  “没有的是。”遥用后脑勺回答。

  “算了,你害羞,不肯跟我讲你究竟在跟谁交往,我能理解。”凛耸耸肩,反正开学这半个月以来遥都不怎么搭理他,“但看样子不是我们班的人,所以我要给你个提醒哦——”

  “去年咱们班的星野和小泽不是有在交往嘛,结果分了班之后……”

  凛话还说一半,非得等遥不满地转过头来瞪他才肯往下说:“好啦好啦就知道你好奇。其实他们分手了。”

  在说到这对曾经的班级佳偶分手的时候,凛还压低了声音,好像是怕班里的另一位当事人听到了伤心似的。

  当事人伤不伤心遥不知道,但他确实很震惊。去年有几次和真琴在天台吃午饭的时候也会遇到他们,那两个人柔情蜜意,完全看不出来会分手。

  “是小泽的问题。”凛冲着教师那边一仰下巴,示意遥望那边看。

  遥有时候会看八点档的泡沫剧,对这种情形也有些了解:“他出轨了?”

  凛耸耸肩:“分班之后就和新的女生暧昧不清,星野发了好几次脾气,但也没办法,两人于是分手了。”

  遥进来只专注和真琴恋爱,压根没注意同班同学的聚散,如今听说了少不了设身处地:“那……你的意思是?”

  “我只是提醒啦,希望遥也能多留意一下你的恋人。”

  凛讲完八卦倒是清闲了,丝毫没有可能给遥造成心理负担的自觉,还傻乎乎地问:“遥?你怎么愣住了?该走了。”

  遥正在仔细翻阅这两天的记忆,寻找真琴是否有可能背着他出轨的蛛丝马迹,被凛这么一招呼,还有些懵:“走……哪儿?”

  “下节体育课,所有男生要去2班换体操服,你忘了?那你带体操了没有?真琴不可能没提醒你吧?”

  哎这个人怎么这么多问题!

  遥本来就心烦意乱,凛还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他胡乱点点头,从抽屉拿出体操服,快一步到2班想去找真琴。

  松冈凛故意讲失败的恋爱经验实在吓到了他,他现在急需吸一口橘真琴续命。

  “真……”遥从后门溜进2班,却看到一个粉毛男生正亲昵地勾着真琴的脖子,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欢乐极了,与他心中的愁闷做了鲜明对比。

  ?

  ??

  这个粉毛他曾记得的!上周的体育课就是他和真琴一组打排球,还趁机和真琴击掌了好几次。

  这小子果然不简单,背着自己勾搭真琴。

  遥快步走过去,铁青着脸出现在真琴身后,把他吓了一跳:“唔啊……什么嘛原来是遥。”

  看到不是背后灵,真琴拍拍小心脏,安心下来:“遥怎么突然贴在我身后?”

  “没什么。”遥把体操服放到真琴座位上,坐过去换衣服。

  遥觉得自己简直机智,这种暗戳戳的小动作不明显,还能够表现出真琴是属于他的。

  遥觉得,如果他是那位粉毛,现在就该自知没趣地退下,该干嘛干嘛去。

  但遥明显高估了他,一直到遥换好了衣服,他还是粘着真琴,没一点要分开的样子。

  遥忍不住想起凛说的话,难道这个粉毛就是阻挡在他和真琴之间的狐狸精?看这小子狐狸眼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真琴,马上上课了,还不换衣服吗?”遥实在忍不住过去分开他们,还从包里扒出真琴的体操服袋子有些用力地按在真琴胸前。

  真琴双手捧着,不明白遥怎么看起来有些生气的样子。

  “还有这位同学……”遥转去和粉毛对峙。

  “叫我kiss me就行。”

  “?”怎么还是洋名?而且听起来还很羞耻的样子。遥于是执拗道:“这位同学,你也需要去换衣服吧。”

  鴫野贵澄见无法和遥拉近距离,有些失落地诶了一声过去换衣服了。

  预备铃响了起来,班里的男生换好衣服鱼贯而出,遥磨蹭着脚步,在走出教室前一刻拉住真琴:“你的……领口,对,领口歪了。”

  真琴纳罕体操服千篇一律的圆领口是怎么歪的,于是微微俯身:“那遥帮我整理一下?”

  圆领口哪儿会歪?但遥话都说出口了,也只得左拽一下右拽一下。

  教室里很快就只剩他们两个人了,真琴忍不住说:“感觉小遥好像为丈夫系领带的妻子。”

  哈?为什么他就是妻子了?

  真琴私自对恋爱关系的决定以及那个有着洋名的粉毛让七濑遥胆子一下大了起来,他攥着真琴的衣领把他上半身往下拉,飞快在他脸颊贴下一个吻,然后飞似的逃跑了。

  

  

  5.

  这个吻很轻,带着遥嘴唇的触感,让真琴当场就呆在了原地,一直到上课铃打响才回魂,去到操场的时候还被体育老师说了一顿。

  他和遥交往这么久,也不是没想过做一些比牵手更亲密的事。

  但是……

  他从没想过会是遥先主动的!

  在真琴看来,遥虽然嘴上装得很硬,但其实内里害羞又柔软,会主动进行第一次亲密关系的可能性小之又小。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

  遥在亲完自己以后,说什么都不肯再见自己了。放学也是,今天泳池维修社团活动暂停,遥趁真琴还在打扫活动室的时候甩下一句“真琴我先回家了”就走了。

  遥到底是受什么刺激了?莫非隔壁班有情侣下课卿卿我我,从而影响到了遥?

  真琴郁闷地去倒垃圾,正好碰到凛和贵澄从操场上过来。

  作为遥的新同桌,凛应该会知道遥今天为什么这么奇怪了吧?

  “遥?就是今天见到的那位,真琴的发小吗?”听到遥的名字,无往不利的交际花贵澄感到挫败,“他看起来不太喜欢我。”

  真琴安慰他:“不会的,遥一直这样,其实他是面冷心热的人。”

  “真琴,你也太维护遥了吧。”凛摇摇头,“我怎么看不到一点遥的心热?他最近对我面冷到极点。对你是不是也这样?”

  “好像没有吧?”

  “他不是不等你一个人先放学了吗?”

  凛一针见血,刺到了真琴的心,他急需知道遥到底发生了什么。

  “遥恋爱了,真琴知道吗?”凛神秘地压下声音,“具体是谁不知道,反正是其他班的同学。”

  贵澄也配合地低下头,三人围成圈,营造出一种暗中接头的阵仗:“那个‘遥’?真想不到他恋爱了会是什么样子,真琴能想象到吗?”

  真琴不仅知道,还能想象到,不仅能想象到,那个幸运儿还是他。

  “按理说我这个兄弟已经很够意思了,知道他和外班的女孩子恋爱,还专门跟他讲了班里的失败例子,以免他的恋情陷入不测。”说到这里,凛还挺骄傲,“希望遥看在我这个兄弟尽职尽责的份上,早日让我见到他的女朋友。”

  真琴却泼他冷水:“女朋友可能见不到了。”

  凛不明所以,真琴迅速抽身,三人小队顷刻分崩离析:“不跟你们说了,我先回家找遥去了。”

  原来今天遥的反常行为是因为不安吗?原来遥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喜欢自己吗?

  落在脸颊的那个吻映着夕阳余晖,真琴回家的脚步轻快,一直到遥的家门口时还能感受到脸颊的滚烫。

  那是遥留给他的吻的温度。

  真琴从后门走进去,想给遥一个惊喜,结果发现家里除了一盆蓝色的小花开得正旺盛,屋主人压根不见踪影。

  太阳逐渐被海岸线压盖下去,月轮初升,还没散发出光辉就被云遮在身后。遥坐在山阶上,靠着鸟居眺望远处闪着粼光的海。

  真琴走上来,怀里捧着开了满盆的花,一如告白的那个夜晚,他捧了一盆在初春种下的种子。

  “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是花苞,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已经开了,遥把它照顾地很好呢。”真琴走过去和遥并排坐着,把花盆放在他们中间,“在看书的时候,我一眼就喜欢上了这种花。蓝色的花瓣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遥,所以就想种下,等花开的时候再拿着向你告白。”

  “结果我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当晚种下就想给你看,见到你就想要告白,一点也藏不住对遥的喜欢。”

  “那遥呢,之前一直没问过,那么轻易地就接受了我的告白,遥是不是也同样很喜欢我呢?”

  “今天下午,我被吓着了。”遥答非所问,“不是被真琴,而是被我。我没想到自己会做出那么大胆的举动。”

  “在你告白的时候没有说清楚是我不好,那我现在重新说一下吧。”遥向着真琴的方向转去,身体微微前倾,好像马上要靠在他身上似的,“我也同样很喜欢真琴。不知道怎么喜欢上的,但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变得只会去想着真琴了。”

  海港的夜风这时才登场,小蓝花在他们之间随风摇摆,那朵遮月云也被吹散,天上月郎星盛,地上的星辰花也在绽放。

  “今天听凛说了以前班里的星野和小泽分手是因为分班,我很担心和真琴也会……”

  “关于这点,遥不用担心。”真琴的声音落下来,比夜风还要温柔,“我对遥的爱,不是已经托它告诉你了吗?”

  月光照着并肩坐着的两人,也同样照着这盆刚绽出花朵的星辰花。天上的星星拥有亘古不变的星光,地上的星辰诉说永远不变的爱意。

end.

接着抢接力棒(狗头

评论(3)
热度(4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