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遥24h/09:00】kiss me more

上一棒:@Akebi通草 

下一棒:@林大脑 




#为解救有玉玉症的病弱小遥,橘真琴决定化身成为啄木鸟!

#听说后篇遥遥晕倒我真的心疼到爆哭

  🙃谢谢你 河浪荣作

#没看过后篇 尽力在贴了

  

  



  “阴天。”

  七濑遥醒来的时候天是灰蒙的,这给他本就阴郁的心情添上了几分相同的色彩。

  今天的话又少了。真琴在心里默默叹气。

  “不管是不是阴天,首先要奖励遥今天也按时起床了。”真琴凑过去,在遥的嘴角轻轻一吻。

  每天早上六点准时直身起床,先盯着真琴的脸看上五分钟,再静静地转过头去看窗外的天气给出一句评价。这已经成为了近一个月来遥的日常。

  遥这一天的心情将会如何基本上取决于早起的这十分钟。前天是个明媚的天,遥的心情还不错,说了句“天空很晴呢”,昨天窗头有两只麻雀,遥还给它们喂了面包屑,遥甚至破天荒地说“早饭后出去走走吧”。

  到了今天,短短的音节足以让真琴听出他的心情沉闷。遥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喜欢阴天。毕竟一下雨的话他们就没法进行社团活动了。

  但时间早已经往前推了很多,他们不能永远停留在社团活动的地步,每个人都不留余力地往前赶,要在世界的赛道上遨游。

  “早饭准备了燕麦粥和炭烤青花鱼,还挤了点柠檬汁。”

  从进入疗养院,遥就没什么胃口。这里的环境不算压抑,但异国带来的不安定感对心理健康的人都会造成影响,遑论现在的遥。以往真琴还会按照运动员食谱严格执行遥的三餐,来到这里后哪儿还惦记那一星半点的肌肉增长,全都是变着法儿地哄遥怎么再多吃一口才好。

  真琴用了许多方法哄遥吃饭,脑海里全都是小时候哄年幼的弟妹吃饭的情景。只不过情况不太一样,弟妹是尊他,敬他,哄不成了还能暴力胁迫,但这样的方法不能用到遥身上。

  因此今天的饭也只动了几口。

  这种行为可不能奖励。真琴在心里坚定自己的原则。

  真琴收拾碗筷,遥坐在位置上乖乖吃那些白色的药片,他对于吃药倒是从不抵触,但总觉得那些药品的苦味在嘴里弥留不散,因此从不肯主动吻真琴。

  真琴回来的时候从兜里掏了一颗草莓味的果糖,剥开喂给遥:“接下来要不要去长廊走走?”

  遥含着糖,不知道是药片在体内带来的作用还是糖的甜度,他的心情比刚起床时要好上了一些,舌头顶弄着那颗糖果品着丝丝果甜,含混不清地嗯了一声。

  毕竟天色还早,长廊还没太多的人,紫藤花也刚睡醒,垂下成簇的花条荡在廊中,遥的步速不慌忙,真琴也跟着他不紧不慢地走。

  短短数十米的长廊,遥每天早上都要走上好几个来回,真琴跟在旁边,知道遥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在脑中复盘水中竞技的场景。

  总不能身体跟不上了,连脑袋也变得空空如也。这是在第二天,遥自嘲的话。

  他们会一直默默无言地在长廊走到整个城市都睡醒,隔着乳白色的围墙听墙外的城市是如何繁忙起来,又重新归于缓慢。

  天气不好,遥没兴致出门,目光环视一圈围墙,盯着大门外灰色的城市看上一瞬算是交差。

  是的,这也是他们每天的日常,真琴觉得既然来都来了就多看看不一样的风景,遥发自内心觉得有道理,但很少付出实践。

  疗养的这段时间里,遥只有两三次走出了疗养院的大门,去感受这个内陆城市与家乡的不同。

  但他眼拙,除了街上走着的不同人种以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他的心乱得很,风景在他眼里只是一闪而过,不到眼底,更不到心里。

  “今天天不好,不出门也可以,毕竟遥从起床到现在一直都很努力了。”真琴去吻遥的唇,呼吸间还能品到草莓糖的果味。

  

  “昨天晚上,我去到了更深的泳池。”

  吻刚分开,遥继续了下一个环节——向真琴讲述自己昨晚的梦境。

  

  橘真琴此次前来匈牙利不只是为了见自己阔别许久的恋人,更是为了对他的精神状况做出照顾。

  世界预选赛过后,遥在竞游的道路上见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他们有着强健的体格,在水里更加游刃有余。

  所有人都对遥寄予了厚望,包括遥自己,都认为他承担着日本游泳界的未来。

  希望可以变成盔甲,让遥无坚不摧,但过重的希望只能是一堆废铁,压在遥的肩上,让他喘不过气,丢无可丢。

  遥的状态急转直下,在几次大赛前后都因为过度训练导致晕倒。

  他太心急了。这是一些人对于遥的评价。

  别人不能理解,已经可以称为“天才”的七濑遥,到底为什么要作茧自缚,用厚重的壳把自己裹得透不过气来。

  “遥是一个纯粹的人,只是想回应我们的期待罢了。”遥第一次晕倒,真琴急冲冲奔去医院,看遥躺在病床上睡得安稳,手指虚虚拂过他眼下的乌青,满是心疼。

  “是我不好。”

  但他没说究竟觉得自己是哪儿不好,只在遥来到匈牙利后努力打工,过来陪他。

  遥的专属心理咨询师布鲁斯给遥做出的评估是轻度焦虑,在真琴去之前一直试图和遥沟通,但效果不好。

  布鲁斯曾在日本待过好几年,沟通效果不佳的原因不能归根于语言不通,但实际上是另一种语言不通——

  七濑遥压根不和人交流。

  他担心这样下去遥的评级会从轻度一路下坡,正一筹莫展的时候真琴来了,并惊奇地发现遥只听真琴说的话。

  真琴毫不隐瞒他们之间的恋爱关系,实际上他也不知道如今这层关系与遥来说究竟是好是坏。

  “是件好事。”布鲁斯的日语带着一股欧洲的味道,“毕竟你也看到了,他只对你说出的话有反应。”

  这话不算宽慰,反而说明了形式的严峻,但让他们看到了一丝曙光。

  真琴毫不犹豫:“需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布鲁斯便给他写下了具体的治疗方案:“考虑到你们的恋人关系,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这个方案只有你能做。”

  他的话神秘兮兮,搞得真琴挺紧张。真琴有些不好意思地结果文件夹,扉页赫然写着:“亲吻计划。”

  “遥的焦虑源于心底的不安。‘我能做得更好吗?’‘如果我做不好会怎么样?’……这是他如今对自己最大的质疑。”布鲁斯一针见血,“你的任务则是告诉他:‘做不好也没关系,我在意的只有你本身。’这样,用你无尽的爱去包裹他,把他厚重的盔甲给替换成你柔软的爱。”

  “对了,为了我的患者,我需要问一句,”布鲁斯很严肃,“你爱他吗?”

  外国人对于爱直抒胸臆,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能说出“我爱你”,在问别人的时间更是不懂得含蓄,害得真琴脸一阵一阵的红,半晌才扭捏出一句:“当然了。这些事我永远不会假手他人。”

  布鲁斯觉得有趣。真琴的内敛让他哪怕是到了这时候也不会直接说出一个“爱”字,而他做出的行动早都比那些轻飘飘就宣之于口的喜欢要重了千分万分。

  

  因此真琴成了遥明面上的心理咨询师,会详细记录遥每天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在晚上去和布鲁斯讨论。

  最近的遥困于同样的梦境,起初真琴听到遥说自己晚上依稀梦见了溺水,心中的不安与遥不相上下。

  梦是对一个人精神世界最好的写照,遥生来就是属于水的,如果梦到了自己溺水,那是不是说游泳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一个困咒,在束缚着遥呢?

  他找了空把这件事用短信发给布鲁斯,对方并不像他一样慌张:“虽然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梦的真正意义总是要经过分析的,决不是仅用表面意义所能代表的⑴。且不说溺水带来的实际意义是什么,在我看来遥梦到了水这个元素就是好的,总比他彻底放弃了游泳要好得多。”

  真琴接到短信后安心了不少,用类似的话去开导遥,还用自己学过的一点心理学的知识鼓励遥在梦里去探寻这种感觉到底是不是溺水,抑或只是简单的潜游,被遥误判成了溺水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心理暗示,从当晚开始,遥就进入了一个“泳池游历之旅”。从一开始的在岩鸢sc的儿童泳区,到中学时的露天泳池,到高中游泳社一起修葺的泳池,再到大学里的泳池,每晚都要回顾一个地方,像是回顾自己始终游泳的这些年。

  每当遥正确对待了自己的梦境并讲给真琴后,真琴都会称赞地奖励他一个吻,作为正强化。

  一直到昨晚,他进到了更深的一片泳池。

  “是上次和艾尔伯特比赛的赛池。”

  遥闭上眼,那天的回忆也随着水波翻涌出来。

  具体的比赛细节记不清了,遥只记得自己没听东龙司的话,在比赛一开始就用了最快的速度往前赶。水里的波纹嗡嗡地响,他包在泳帽下的耳朵也嗡嗡地疼,这次比赛没有之前任何一次来得从容,他只顾着拼命向前赶,丝毫没有享受水带来的乐趣。

  恍惚中遥想起高中时后辈说“为了不溺水而拍动手臂,挣扎般把头抢出水面的样子一点也不美”,遥觉得可千万别让他看到自己现在的泳姿,简直像是在和水吵架一样。

  “不知道游得好不好,到了终点还没看成绩就晕倒了。”遥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幸好赛道里都是人,不然‘被淹死的游泳选手’实在传奇。”

  那场比赛真琴去了,不过他也没顾得上看成绩,整场比赛中只把目光紧紧盯着遥,忍不住为他的状态担忧。

  “遥在我心里一直是游得最好的。”

  一句发自内心的夸赞,一个吻,应该是两样与他们一样般配的事物,但遥却微微偏开头,不许真琴吻他。

  “糖已经化完了,甜味没了。”遥只允许自己在含着糖的时候接受真琴的吻,他怕药片的苦味被真琴品到。

  “有时候我在想,高三那年逼遥做出的决定到底是否正确。”真琴退而求其次吻了嘴角,捧着遥的后脑勺,让他无法躲避自己目光,以及其中的自责。

  尤其是这段时间,真琴几乎每天都在想,如果当初没有逼着遥做出进军世界的决定,会不会现在一切都不一样。

  “那时候的我们,都只片面地看到了遥身上散发出来的光,想要让更多的人去看到这份光芒,却忽视了遥的感受。”真琴说,“如果没有进军世界,遥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起码现在的每一天都是快乐自由的。”

  快乐,自由,健康。这是橘真琴内心对七濑遥最大的祝福。

  他的遥光芒太甚,但如果闪耀的代价燃烧自己,那他宁愿遥不要亮起光。

  “我很自私,从前也是,现在也是。”真琴用鼻尖去蹭遥的鼻尖,“从前的我,自私地希望大家都能看到这么好的遥,但又让他们知道除了我谁都得不到。现在的我,自私地希望遥仅仅能快乐地游泳,不再去想背负着的希望,不再去想别人对你的期待。”

  “可是排名……”这是遥面临的难题,只要有排名,他就注定无法自由,每一个竞技的人都无法自由。

  “排名很重要。”真琴不去否定遥的想法,“追逐更快的速度,和快乐地游泳,其实不冲突。”

  “我只是希望遥不要再为了别人的想法而游,如果非要为了谁的话,那就为了我吧,毕竟是我十分固执地把遥推上竞技游泳这条路的。”

  “希望遥能为了我,去重新享受游泳,我自私地希望,遥能自由。”

  

  自由。

  

  这个早已被遥抛到脑后的一个词被反复提及,遥终于想起自己游泳的初衷是为了什么。

  他终于想起,水是有生命的,要在水里自由就要做到不去反抗水,并和它合二为一。

  今天以前,争名逐利带来的奖牌沉甸甸地挂在他的脖子上,让他直不起腰。真琴长时间的呵护变出了一把小刀,只待今天这样一个合适的时机,小刀嗖嗖一划就把不堪重负的丝带割断。

  “砰”地一声,秤砣般的奖牌坠地,掷地有声,但再不引人注目。

  再此一刻,遥只感觉到了浑身的轻松。

  阳光终于拨开云雾,穿过层层阴云照亮人间。这时远在异国他乡的阳光就像是幼年时遥坐在公园的滑梯上,真琴来邀请他一起加入游泳sc那日一般和煦,耳畔仿佛听见了真琴对自己说:“因为遥的泳姿很自由,很美丽啊。”

  真琴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从那时就没改变过,遥抬眼,同样盈盈的眼眸近在咫尺,一如既往的温柔。

  遥抬起下巴,心想哪怕自己嘴里真的有药的苦涩,反正也有真琴一起承担。想到这里,药也就不再苦了。

  遥攀着真琴的脖子,在逐渐热闹起来的长廊忘情地接吻。

  明天的天气是阴是晴就交给明天的太阳,七濑遥只知道,在这个瞬间,阳光正在亲吻他。

  他也要用足够的热情去更多地回吻阳光。

end.

注释:

⑴来自弗洛伊德《梦的解析》第一卷第四章。

不懂相关理论因此生搬硬套了许多。

  

这个选题是源于某天中午回家路上听的日文版kiss me more,曲风很甜,想写甜文,写俩人不停啵嘴

构思的时候就出现了这个想法,嗯我想写点后篇原作向的玉玉症遥遥以及啄木鸟真琴。想法逐渐丰满就开始动笔,写的时候发现太干巴,太空洞,没什么内容,于是临时起意往里添内容。

最终写出来很多意向化的内容,希望大家能喜欢

评论(6)
热度(72)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