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遥妹




“迟到了。”在还有一个拐角就即将到达学校前,遥耳朵十分灵敏地听见了校园里打响的上课铃,然后一脸平淡地对真琴说,“这学期第几次了?”

真琴这学期跟着遥不知道迟到了多少次,且每次都是他在路上着急忙慌,遥还没事人似的叼着皮筋扎头发,必须得真琴拽着她跑起来的时候高马尾才会在空中荡漾出急忙的弧度。

“第五次!还说呢,遥以为是因为谁啊?”真琴无奈。也是因为事已至此,也是因为习惯成自然,真琴已经不想着再催遥了。

遥立刻撇清关系:“还不是因为真琴不肯叫我起床。”

遥如今在家里独居,这学期之前真琴每天都会一大早来叫她上学。遥起的早,喜欢呆在水里,常常早起先在水里泡着,等什么时候真琴出现在浴室,急冲冲地喊她出来的时候才肯从水里离开。

但在升入高二之后,真琴再也不肯去浴室喊遥上学了,往往是背靠着浴室外面的墙,一边焦急地看手表一边无奈。

“那不也是因为遥吗?”



高二的第一天,真琴一如既往去接遥上学。往常遥在浴缸里都记得穿泳衣或者裹条浴巾,那天居然赤条条的,真琴没有防备,把遥看了个光。

“遥怎么什么都没穿啊???”真琴大喊着跑出浴室,在外面大喘气了好久也没能冷静下来。

“忘了。”

遥作为被看光光的,居然比橘真琴要淡定许多,或许她压根没意识到自己在进入青春期发育后的裸体是不能被男性看到的,哪怕对方是她从光屁股乱跑的时候就认识的青梅竹马。

遥裹上干燥的浴巾拧了把头发然后擦身体,头发没擦干,下巴也还滴着水的时候就开始套衣服。她不爱擦干头发,因此每天早上衣服都要被打湿一些,因此她走出浴室站在真琴面前的时候,校服衬衫被身上残留和发丝上落下的水珠打湿了一些,刚好能看到前胸透露出的里色,是蓝色。

这件内衣还是真琴配遥去买的。

完蛋。橘真琴在心里想。

遥是个十足的女孩子啊。

他终于在进入青春期后的不知第多少天,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遥和他所不同的性别。

同时也获得了一份对自己青梅竹马的悸动。

    2 7 2022-06-27 一些遥妹 “迟到了。”在还有一个拐角就即将到达学校前,遥耳朵十分灵敏地听见了校园里打响的上课铃,然后一脸平淡地对真琴说,“这学期第几次了?” 真琴这学期跟着遥不知道迟到了多少次,且每次都是他在路上着急忙慌,遥还没事人似的叼着皮筋扎头发,必须得真琴拽着她跑起来的时候高马尾才会在空中荡漾出急忙的弧度。 “第五次!还说呢,遥以为是因为谁啊?”真琴无奈。也是因为事已至此,也是因为习惯成自然,真琴已经不想着再催遥了。 遥立刻撇清关系:“还不是因为真琴不肯叫我起床。” 遥如今在家里独居,这学期之前真琴每天都会一大早来叫她上学。遥起的早,喜欢呆在水里,常常早起先在水里泡着,等什么时候真琴出现在浴室,急冲冲地喊她出来的时候才肯从水里离开。 但在升入高二之后,真琴再也不肯去浴室喊遥上学了,往往是背靠着浴室外面的墙,一边焦急地看手表一边无奈。 “那不也是因为遥吗?” 高二的第一天,真琴一如既往去接遥上学。往常遥在浴缸里都记得穿泳衣或者裹条浴巾,那天居然赤条条的,真琴没有防备,把遥看了个光。 “遥怎么什么都没穿啊???”真琴大喊着跑出浴室,在外面大喘气了好久也没能冷静下来。 “忘了。” 遥作为被看光光的,居然比橘真琴要淡定许多,或许她压根没意识到自己在进入青春期发育后的裸体是不能被男性看到的,哪怕对方是她从光屁股乱跑的时候就认识的青梅竹马。 遥裹上干燥的浴巾拧了把头发然后擦身体,头发没擦干,下巴也还滴着水的时候就开始套衣服。她不爱擦干头发,因此每天早上衣服都要被打湿一些,因此她走出浴室站在真琴面前的时候,校服衬衫被身上残留和发丝上落下的水珠打湿了一些,刚好能看到前胸透露出的里色,是蓝色。 这件内衣还是真琴配遥去买的。 完蛋。橘真琴在心里想。 遥是个十足的女孩子啊。 他终于在进入青春期后的不知第多少天,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遥和他所不同的性别。 同时也获得了一份对自己青梅竹马的悸动。

叮咚~你关注的瓜瓜有话要说

十分感谢大家的厚爱 已经999个关注了

本来是想把写过的真遥文印成个志送给亲友再抽些真遥人送一送

但是……涨粉速度有点快 大大超过了我的预期 有点赶不上了(指刚建文件夹) 

所以999先在评论区抽三个点梗  大家可以在评论区随意留言捏(抽完之后删tag

至于个志 等1117fo的时候凑一个麻口生日再抽送好了


点梗原则如下:

1️⃣主真遥 可以有宗凛/怜渚/百爱/贵旭/日郁/夏尚 所有cp不拆不逆 

2️⃣瓜瓜在你的关注列表🙏



在此基础上什么样的设定都可以 但最好是我没有写过的设定 如果不知道瓜瓜写过啥可以戳合集去看一看 如果能点个小红心什么的就更好了(打广告


十分感谢大家的每一个喜欢和评论,这些一直激励着我。我的文字还很稚嫩,也经常玩一些烂梗,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包容和鼓励,真的不胜感激。

在嗑真遥的这些年我写了很多自己喜欢的文字,也在无意中写出了一些大家喜欢的文字,前者打动着我后者打动了大家,我很满足。


承蒙关照 以后还会写更多的真遥给大家看


【真遥】热潮®

#溺水的鱼番外.2

#前文见合集

#时间线靠前 直接上高速




         上周的体检单显示他被分化成了omega,随后有人对他说“你不可能成为世界级的运动员”原因仅仅是他二次分化出的性别。

  七濑遥不信邪,无视刚分化过后敏感脆弱的身体素质坚持训练,终于在和竹马夜跑的时候身体泛起一阵阵被过度压抑后更高涨的热潮。


—————————

全文见微博👉小甜甜布兰瓜瓜

—————————

橘真琴正式成为训练员之前七濑遥就已经在为进军世界做准备了。作为选手来说,七濑遥专注训练,每天从早到晚除了青花鱼就是游泳,在水里的时间堪比九九六的程序员,态度实在令人惊叹。

作为男友来说,七濑遥十分可气,橘真琴在周一发送一条“最近怎么样?集训基地的饭菜还合口吗?”七濑遥往往周三晚上才能看见,又因为马上晚训了忘记回复,周五才匆匆回一个“嗯。都挺好。”

但下一次橘真琴还是会兴冲冲地问他“下周六就是遥的生日了,有什么想要的吗?”这个问题简直太不浪漫,哪儿有直接问人的心愿的?不过问遥的话会回答的估计也是什么“更宽敞的浴缸”“一年份的青花鱼”“小岩鸢的公仔”这些和浪漫同样搭不上边的答案。更何况遥看到这则信息的时候已经一周后了,还恰恰好是周六。

“七濑,有你的快递,刚才顺手帮你拿回来了。”御子柴清十郎把手里的包裹丢给遥,小小的一个,被纸盒子装着,寄件人的地方端端正正地盖上了真琴的戳。

七濑遥道过谢,十分好奇真琴会寄什么样的礼物来呢。盒子没有巴掌大,胶带很好揭开,他打开纸盒,里面装着一个丝绒的小盒子,看起来像个戒指盒。

遥的内心欢快地跳跃了几下,脸色微微红起来——真琴不会这么大胆,直接快递求婚吧?虽然有点不正式,但他也是会勉强答应的。

遥打开盒子,确实是个戒指没错,但和预想中的婚戒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戒指是亚克力材质,戒环上面有一个块大大的牌子挂着一块金属的狗骨头吊坠。牌子上面有蓝色的笔迹,写着“请多多致电、致信”,落款为“你的小狗”。


    4 24 2022-06-13 橘真琴正式成为训练员之前七濑遥就已经在为进军世界做准备了。作为选手来说,七濑遥专注训练,每天从早到晚除了青花鱼就是游泳,在水里的时间堪比九九六的程序员,态度实在令人惊叹。 作为男友来说,七濑遥十分可气,橘真琴在周一发送一条“最近怎么样?集训基地的饭菜还合口吗?”七濑遥往往周三晚上才能看见,又因为马上晚训了忘记回复,周五才匆匆回一个“嗯。都挺好。” 但下一次橘真琴还是会兴冲冲地问他“下周六就是遥的生日了,有什么想要的吗?”这个问题简直太不浪漫,哪儿有直接问人的心愿的?不过问遥的话会回答的估计也是什么“更宽敞的浴缸”“一年份的青花鱼”“小岩鸢的公仔”这些和浪漫同样搭不上边的答案。更何况遥看到这则信息的时候已经一周后了,还恰恰好是周六。 “七濑,有你的快递,刚才顺手帮你拿回来了。”御子柴清十郎把手里的包裹丢给遥,小小的一个,被纸盒子装着,寄件人的地方端端正正地盖上了真琴的戳。 七濑遥道过谢,十分好奇真琴会寄什么样的礼物来呢。盒子没有巴掌大,胶带很好揭开,他打开纸盒,里面装着一个丝绒的小盒子,看起来像个戒指盒。 遥的内心欢快地跳跃了几下,脸色微微红起来——真琴不会这么大胆,直接快递求婚吧?虽然有点不正式,但他也是会勉强答应的。 遥打开盒子,确实是个戒指没错,但和预想中的婚戒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戒指是亚克力材质,戒环上面有一个块大大的牌子挂着一块金属的狗骨头吊坠。牌子上面有蓝色的笔迹,写着“请多多致电、致信”,落款为“你的小狗”。

【宗凛】bet on me

#很短的宗凛 有丶真遥

  

  

  与在家安心享受假期的七濑遥相比,松冈凛的假期往往丰富。

  运动员毕竟是人,偶尔会有短暂假期,七濑遥对游泳从来没有腻味的时候,即使不在训练队集中训练也还是要跟着真琴过去,要么辅助真琴训练新队员要么就在水里当漂浮物,常常惹得东龙司想拿渔网给他捞起来丢到东京湾去。

  松冈凛则不同。他骨子里是野的,享受游泳也更享受走上巅峰的过程,一年到头已经在游泳上花费那么多时间了,况且世上那么多事物可以挑战,因此他不会选择浪费难得的假期,于是喊了山崎宗介,满世界地跑。

  半个月的假期不长不短,但足够去到一个地方旅行,或者挑战自己学点新的东西。他曾去到非洲,开着越野车与动物一起奔徙,车轮厚重一路带起黄尘,他嘴里叼着车载冰箱里装着的可乐味冰棒,把墨镜甩给副驾驶的宗介,与狮群擦肩而过;也曾乘着直升飞机去到万米高空,云朵被他们踩在脚下,失重下坠的一瞬间他听到呼啸的风声,上升气流让他们恍惚地以为自己停留在空中,凛透过护目镜往前看,宗介正朝他的方向伸出手,他们在空中短暂相握后分开,降落伞随后展开,在天空中相继开出烟花。

  因此这次的假期他也没闲着,正是假期的前一晚在视频网站上恰好看到了冲浪的视频,便要用半个月学会冲浪,要征服比视频中还要高的海浪。

  山崎宗介于是下单了两套冲浪板,订好了机酒,天还没亮两人就拖着打包好的行李箱去赶飞机,飞机上松冈凛困得直打哈欠,山崎宗介故意逗他:“你这么没精神,肯定没我先学会。”

  “那可不见得,我这是养精蓄锐。”松冈凛摘下鸭舌帽,信心十足,“我一定比你先学会。”

  山崎宗介挑眉:“这次赌什么?”

  “随你。”松冈凛不怕输,也可以说是从没想过会不会输,一直以来他只有一个目标,“无论是什么赌注,我都会赢。”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为了竞争,松冈凛和山崎宗介各自请了位教练,最初的那天他站在板子上还摇摇欲坠,好在常年游泳已经与水很亲近了,大概过了三天,凛已经能够踩着板子踏在浅浅翻涌起的白浪花随海潮起伏了。

  “我得多久才能在更大更高的卷浪里suffer?”

  松冈凛这几晚做梦都是在卷浪中踩着长板冲行,阳光折射进透明海浪,照射出蓝绿不一的,复古玻璃似的颜色,最顶层的海浪被照出出金子一般的色彩,海浪卷在他的头上,他浑然不怕,只顾往前踏浪而行。

  “那至少得十年了。”教练爽朗地笑起来,“不过你很有天分,也许会时间更短也说不定。”

  教练随口一说,但他显然小瞧了松冈凛的决心。

  不过是十年。他在心里想,他和山崎宗介将共度一辈子,不过十年的时间,他有这个决心能在冲浪上打败他。

  不过他更希望山崎宗介能够和他一起分享海浪下的绚烂,不然就太无聊了嘛。

  “凛,你猜刚才教练对我说什么?”山崎宗介解开脚绳,走到沙滩上从凛的手中抢过冰可乐,“我大概再有十年就能够去征服巨浪了。”

  “太巧了,我也是。”凛的眼里跳动着好胜的光,“不过我一定会比你领先一天,不,一个星期。”

  “是吗?”山崎宗介的执着也不遑多让,“那我拭目以待。”

  凛从冰柜又拿出一罐可乐,易拉罐默契地碰撞在一起,他们的目光在空中相对,擦出热烈的火花。

  “我是不会输的。”

end.

永远是在和k老师的交流中得到灵感

    2 46 2022-06-12 #很短的宗凛 有丶真遥         与在家安心享受假期的七濑遥相比,松冈凛的假期往往丰富。   运动员毕竟是人,偶尔会有短暂假期,七濑遥对游泳从来没有腻味的时候,即使不在训练队集中训练也还是要跟着真琴过去,要么辅助真琴训练新队员要么就在水里当漂浮物,常常惹得东龙司想拿渔网给他捞起来丢到东京湾去。   松冈凛则不同。他骨子里是野的,享受游泳也更享受走上巅峰的过程,一年到头已经在游泳上花费那么多时间了,况且世上那么多事物可以挑战,因此他不会选择浪费难得的假期,于是喊了山崎宗介,满世界地跑。   半个月的假期不长不短,但足够去到一个地方旅行,或者挑战自己学点新的东西。他曾去到非洲,开着越野车与动物一起奔徙,车轮厚重一路带起黄尘,他嘴里叼着车载冰箱里装着的可乐味冰棒,把墨镜甩给副驾驶的宗介,与狮群擦肩而过;也曾乘着直升飞机去到万米高空,云朵被他们踩在脚下,失重下坠的一瞬间他听到呼啸的风声,上升气流让他们恍惚地以为自己停留在空中,凛透过护目镜往前看,宗介正朝他的方向伸出手,他们在空中短暂相握后分开,降落伞随后展开,在天空中相继开出烟花。   因此这次的假期他也没闲着,正是假期的前一晚在视频网站上恰好看到了冲浪的视频,便要用半个月学会冲浪,要征服比视频中还要高的海浪。   山崎宗介于是下单了两套冲浪板,订好了机酒,天还没亮两人就拖着打包好的行李箱去赶飞机,飞机上松冈凛困得直打哈欠,山崎宗介故意逗他:“你这么没精神,肯定没我先学会。”   “那可不见得,我这是养精蓄锐。”松冈凛摘下鸭舌帽,信心十足,“我一定比你先学会。”   山崎宗介挑眉:“这次赌什么?”   “随你。”松冈凛不怕输,也可以说是从没想过会不会输,一直以来他只有一个目标,“无论是什么赌注,我都会赢。”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为了竞争,松冈凛和山崎宗介各自请了位教练,最初的那天他站在板子上还摇摇欲坠,好在常年游泳已经与水很亲近了,大概过了三天,凛已经能够踩着板子踏在浅浅翻涌起的白浪花随海潮起伏了。   “我得多久才能在更大更高的卷浪里suffer?”   松冈凛这几晚做梦都是在卷浪中踩着长板冲行,阳光折射进透明海浪,照射出蓝绿不一的,复古玻璃似的颜色,最顶层的海浪被照出出金子一般的色彩,海浪卷在他的头上,他浑然不怕,只顾往前踏浪而行。   “那至少得十年了。”教练爽朗地笑起来,“不过你很有天分,也许会时间更短也说不定。”   教练随口一说,但他显然小瞧了松冈凛的决心。   不过是十年。他在心里想,他和山崎宗介将共度一辈子,不过十年的时间,他有这个决心能在冲浪上打败他。   不过他更希望山崎宗介能够和他一起分享海浪下的绚烂,不然就太无聊了嘛。   “凛,你猜刚才教练对我说什么?”山崎宗介解开脚绳,走到沙滩上从凛的手中抢过冰可乐,“我大概再有十年就能够去征服巨浪了。”   “太巧了,我也是。”凛的眼里跳动着好胜的光,“不过我一定会比你领先一天,不,一个星期。”   “是吗?”山崎宗介的执着也不遑多让,“那我拭目以待。”   凛从冰柜又拿出一罐可乐,易拉罐默契地碰撞在一起,他们的目光在空中相对,擦出热烈的火花。   “我是不会输的。” end. 永远是在和k老师的交流中得到灵感

暑期集训的时候总是难捱,游泳的时候倒还好,天方美帆怕男孩子们晒脱皮,央着学校的后勤部给泳池上面加了个顶棚,虽然比不上鲛柄的室内泳池,但好歹可以遮凉。

真正让人受不了的是上下学的路。学校要求凡是在学校开展的活动都必须穿校服,校服布料不如私服清凉,八月暑假的意义本就为了避暑,现在光是厚重的校服就一点都没能体现出来。龙崎怜和叶月渚住在商业区,乘坐人满为患的电车时感受不到一丁点的电车冷气,下了车站在炙热如铁板的站台上,更是觉得自己像是昨晚被炙烤的牛舌。

常常是刚到学校活动室,就已经先出了一头汗。心急的小孩儿们热得受不了,嫌衬衫校服扣子全解开麻烦直接从领口脱下,布料却被脊背上的汗粘在身上难以动弹。

叶月渚挣扎了半天,七濑遥实在看不下去,把换下的衣服叠好后去解救这个毛躁的学弟。

“谢谢小遥……啊!你怎么没出汗!”渚大叫起来,吓得遥以为自己是踩到了他的尾巴。

“这么说起来好像昨天吃烤肉的时候也没见到遥前辈出汗,上次吃寿喜烧的时候也是。”怜把额前的碎发用手隆起来,被汗闷湿的发根见了风,总算凉快了一些,“身体不舒服吗!”

屋子里四个人,每一个和七濑遥一比都被这酷暑炎热给弄得大汗淋漓,倒显得七濑遥奇怪了。

真琴替遥解释:“遥一直不容易出汗的。”

下一个问题自然是“那小真见到过小遥出汗吗?”

这个问题也毋庸置疑是肯定的。

毕竟少年人血气方刚是既定的事实,即使是在最冷的寒冬腊月,窗外飘着大雪,他们在房间里,动情地把被子压在身下,赤条条的交叠在一起,暴露在空气中时,遥的脊背总是湿滑的。

还有的地方比脊背更湿,或许是润湿的眼眸,或许是更深的地方。这是橘真琴为七濑遥带去的一场场大汗淋漓,不想和任何人分享的占有欲占了上风,因此此刻他只是说:“也许吧。”

    3 24 2022-06-11 暑期集训的时候总是难捱,游泳的时候倒还好,天方美帆怕男孩子们晒脱皮,央着学校的后勤部给泳池上面加了个顶棚,虽然比不上鲛柄的室内泳池,但好歹可以遮凉。 真正让人受不了的是上下学的路。学校要求凡是在学校开展的活动都必须穿校服,校服布料不如私服清凉,八月暑假的意义本就为了避暑,现在光是厚重的校服就一点都没能体现出来。龙崎怜和叶月渚住在商业区,乘坐人满为患的电车时感受不到一丁点的电车冷气,下了车站在炙热如铁板的站台上,更是觉得自己像是昨晚被炙烤的牛舌。 常常是刚到学校活动室,就已经先出了一头汗。心急的小孩儿们热得受不了,嫌衬衫校服扣子全解开麻烦直接从领口脱下,布料却被脊背上的汗粘在身上难以动弹。 叶月渚挣扎了半天,七濑遥实在看不下去,把换下的衣服叠好后去解救这个毛躁的学弟。 “谢谢小遥……啊!你怎么没出汗!”渚大叫起来,吓得遥以为自己是踩到了他的尾巴。 “这么说起来好像昨天吃烤肉的时候也没见到遥前辈出汗,上次吃寿喜烧的时候也是。”怜把额前的碎发用手隆起来,被汗闷湿的发根见了风,总算凉快了一些,“身体不舒服吗!” 屋子里四个人,每一个和七濑遥一比都被这酷暑炎热给弄得大汗淋漓,倒显得七濑遥奇怪了。 真琴替遥解释:“遥一直不容易出汗的。” 下一个问题自然是“那小真见到过小遥出汗吗?” 这个问题也毋庸置疑是肯定的。 毕竟少年人血气方刚是既定的事实,即使是在最冷的寒冬腊月,窗外飘着大雪,他们在房间里,动情地把被子压在身下,赤条条的交叠在一起,暴露在空气中时,遥的脊背总是湿滑的。 还有的地方比脊背更湿,或许是润湿的眼眸,或许是更深的地方。这是橘真琴为七濑遥带去的一场场大汗淋漓,不想和任何人分享的占有欲占了上风,因此此刻他只是说:“也许吧。”

休学旅行

#真遥


 休学旅行的时候七濑遥和橘真琴没分到同一组,这简直是堪比班级大事件的新闻。但两位当事人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在意,反而让班里的同学们认为自己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其实,休学旅行的第二天他们就发现自己是真的多虑了。除去在各自房间睡觉的所有公共时间,这两人基本上都在一起,完全把两个组的组员抛到脑后,置若罔顾了。

他们去到的旅区温泉是一大特色,七濑遥太久没见水,顾不上自己泡温泉会晕池,独自在男汤泡了好久,在即将泡发之前终于晕着脑袋裹上浴袍回房间睡觉。

遥的作息很规律,眼下早就过了入睡的时间,再加上泡晕了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几步,以为到了自己的房间便推门进去。

今晚睡前同组的男生刚讲了怪谈,橘真琴吓得睡不着,忽听到门被打开,真琴急忙闭眼,用名为掩耳盗铃的方法保护自己。

“啊,真琴…”遥看见真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是走错了房间,但来都来了,总得留下点什么才不遗憾,于是他凑过去对真琴说,“晚安。”

听到是遥的声音,真琴这才放心下来,下一秒就听见外面有老师查寝的声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拉着遥的手腕那他往自己的被子下盖。

小小的一方被子盖着紧贴的两人,遥感觉自己大概是更晕了,被子里黑乎乎一片,但他仿佛能看到真琴眼中的亮光。

真琴贴在遥的耳边,小声说:“外面老师在查寝呢。”

遥眨了眨眼,好像是真的被这个问题伤了脑筋:“如果我出去了被发现这么晚还在外逗留怎么办?”

真琴给他支招:“那就不出去了,今晚和我睡吧。”


于是第二天大家发现,这两人在包括睡觉以内的公共时间,都待在一起。

    2 35 2022-06-08 #真遥 休学旅行的时候七濑遥和橘真琴没分到同一组,这简直是堪比班级大事件的新闻。但两位当事人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在意,反而让班里的同学们认为自己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其实,休学旅行的第二天他们就发现自己是真的多虑了。除去在各自房间睡觉的所有公共时间,这两人基本上都在一起,完全把两个组的组员抛到脑后,置若罔顾了。 他们去到的旅区温泉是一大特色,七濑遥太久没见水,顾不上自己泡温泉会晕池,独自在男汤泡了好久,在即将泡发之前终于晕着脑袋裹上浴袍回房间睡觉。 遥的作息很规律,眼下早就过了入睡的时间,再加上泡晕了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几步,以为到了自己的房间便推门进去。 今晚睡前同组的男生刚讲了怪谈,橘真琴吓得睡不着,忽听到门被打开,真琴急忙闭眼,用名为掩耳盗铃的方法保护自己。 “啊,真琴…”遥看见真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是走错了房间,但来都来了,总得留下点什么才不遗憾,于是他凑过去对真琴说,“晚安。” 听到是遥的声音,真琴这才放心下来,下一秒就听见外面有老师查寝的声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拉着遥的手腕那他往自己的被子下盖。 小小的一方被子盖着紧贴的两人,遥感觉自己大概是更晕了,被子里黑乎乎一片,但他仿佛能看到真琴眼中的亮光。 真琴贴在遥的耳边,小声说:“外面老师在查寝呢。” 遥眨了眨眼,好像是真的被这个问题伤了脑筋:“如果我出去了被发现这么晚还在外逗留怎么办?” 真琴给他支招:“那就不出去了,今晚和我睡吧。” 于是第二天大家发现,这两人在包括睡觉以内的公共时间,都待在一起。

笨蛋天才发现自己喜欢上了ksm于是故意找事。因为太害羞了,怕ksm发现自己的心思,就跟小学的男生似的,喜欢谁就欺负谁,一天天又是故意去绊ksm的腿,又是体育课上抢他的风头。过了几天ksm感觉到了不对,问郁弥“旭是不是最近在针对我?”郁弥这几天没太在意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反倒是遥难得给出了很实用的建议“你直接问本人好了。” 但本人一下课就跑,ksm压根靠近不了他,在换完座位两人成了前后排之后,忍不住上课递了字条,问

[最近旭都在干嘛?]

旭刷刷几笔,字体龙飞凤舞[因为你是猪!],ksm见到旭还是蛮有精神的,忍不住逗他[反弹]

旭再写[笨蛋],ksm还是[反弹]。

旭气不打一处来,运用聪明的小脑瓜使出自沉式歼敌[我喜欢你],还画了个帅气又不会显得尴尬的笑脸。

ksm仍旧是那一句[反弹]


(有原梗 前几天跟k老师小窗讲的这个故事 刚想起来还没有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