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给我买粉了?我咋噌噌噌涨粉啊

【贵旭】今天也不想和我恋爱吗?

#主贵旭 微量真遥



  

  联谊的时候,学姐问鴫野贵澄的情史,在得到“其实一次都没有”的答案后,和同行的女生惊讶了好久。

  也不怪别人会惊讶,毕竟鴫野贵澄展现出来的一面就是这样嘛。情商高,嘴甜会说话,联谊的时候有他在永远不会冷场,哪怕在大家都不熟悉的情况下他也能很好地把控场上的话题走向。最重要的是足够帅。

  这样的男生无论是哪个年龄段都该特别受女孩子的欢迎,怎么可能恋爱经历为0。

  “我也很好奇呢,”鴫野贵澄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两道月牙,真诚又可爱,“怎么会有人到现在还不和我恋爱呢。”

  他表面这么说,心里有了答案。

  啊啊,自己单身到现在的原因,不都是因为椎名旭嘛!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喜欢旭的时候是国中,在察觉到的时候鴫野贵澄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毕竟那家伙根本称不上是可爱的男性,不像是自己该喜欢的那类人。

  旭的身体里有很大的能量,认准一件事就一定要做到,有十足的热血,所以经常被桐岛郁弥称为“热血笨蛋”,而他本人每每听到这样的称号就会气得跳起来,和郁弥争论。

  “好啦好啦旭,热血也没什么不好的嘛,是很帅的称呼哦。”往往这之后鴫野贵澄会过去逗他,用三言两语把旭哄得团团转。

  果然下一秒旭就安静下来,不过不到一秒,就有些羞赧地用食指在脸颊轻轻挠:“真,真的吗?”

  前言收回,旭只有在这种时候十分可爱,向下瞥去左右目移的小眼神和一贯的大大咧咧不同,是个被夸赞了反而会害羞的孩子。

  鴫野贵澄有些不爽,旭是因为自己的话才露出这么可爱的一面的,周围的别人怎么能一起见证?

  于是他在话尾补充道:“不过虽然很帅,但还是要加个笨蛋哦。”

  鴫野贵澄语句的尾音上挑,用轻飘飘的话语去逗旭,果然惹得对方跳脚,开始用话语反击自己。

  “真是笨蛋。”七濑遥抬头看了一眼他们,话像是对正在吵嚷的旭说的,目光却定格在了鴫野贵澄的身上。

  “嗯?怎么了吗遥?”贵澄佯装不解。

  遥看他装傻,也不想多说,他自己的事自己清楚就好。

  遥不多说,鴫野贵澄也揣着明白装糊涂。对椎名旭的感情他自己心里明镜似的,偏偏不表现出那个意思,每天换着法子逗着人家玩,除了橘真琴和七濑遥,别人都看不出他的心思。

  如果我对旭说喜欢他,他会躲起来吧?

  像是刚进入国中的社团就被遥的泳姿吓了一跳因而对游泳产生迷茫一样,鴫野贵澄不想看到旭对自己的感情也产生迷茫,旭适合每天都傻乐,尽管自己多半还是会复合桐岛郁弥去故意说一句“旭像一只吵闹的猴子”,但他心里还是觉得旭是最可爱的猴子。

  完蛋,他这不是彻底觉得旭可爱了吗。

  

  “真琴,和遥恋爱是什么感觉啊?”公共体育课上,鴫野贵澄和真琴分到一队,去器材室拿器材的时候,他悄悄问真琴,“心里会像小鹿乱撞一样吗?”

  真琴这时候就觉得有些紧张了,他盯着鴫野贵澄的双眼,压下声音问:“贵澄怎么知道我和遥在恋爱啊?”

  “看氛围啊,”鴫野贵澄有些得意洋洋,“难道你没发现吗,你最近比以前更喜欢盯着遥看了。”

  “那这么说的话,贵澄你也有在盯着旭啊。”

  鴫野贵澄因真琴无意识回应的这一句呆在原地,一直到真琴推着排球筐走过来他还在原地,真琴看他不对劲,恍然大悟:“你不会是对旭……”

  “嘘!!!”鴫野贵澄眼尖,看到一个红色的脑袋尖马上钻进器材室,连忙捂住真琴的嘴,生怕一个不注意被迫告白了。

  比起旭,最先进来的是遥,他不满地瞪了一眼捂住真琴的那只手,拉着旭就出去:“走了。”

  “啊又被遥瞪了呢……”不过还好,旭没有听见就行,“麻烦真琴回去之后和遥解释一下咯,我可不想被误认为不识趣的人。”

  真琴无奈问道:“所以呢,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应该是没有吧。”鴫野贵澄自己也没想好,“老实说,我觉得旭可能没法接受吧,被男人喜欢着什么的……”

  “不试试的话,可能会遗憾哦。”不过真琴也只能劝这么多,恋爱与否只能由当事人选择,他作为旁观者的义务只有在一旁看着,在该给出建议的时候不吝啬,在该旁观的时候不插手。

  鴫野贵澄点头,当做自己听进去了,但他觉得时间尚早,哪怕是到国中毕业也还有两年,他应该有充足的时间考虑好自己的内心。

  “旭转学了。”遥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只是贵澄向阐述一个事实。

  二年级和他们分到了同一班的真琴有些担忧地看着鴫野贵澄:“没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少了个吵闹的小笨蛋,除此之外不还和以前一样吗。

  真琴也加入到这个班级后,遥明显比一年级的时候生动了许多,鴫野贵澄托着下巴看他们的时候也多了起来。

  他有时候会想,旭那样的性格,到了新的学校应该很快就交到了一大堆新的朋友吧?他们应该也会故意说着“旭你好吵”,实际上觉得旭的热情能够燃烧掉所以生活中的不痛快,很快旭也会和新的人组建游泳队,把岩鸢的所有旧人都抛到脑后吧。

  鴫野贵澄想起那时候橘真琴问自己有什么打算,对旭。那时的他想着时间很多可以慢慢来,可以学橘真琴和七濑遥一样,把时光和爱意揉合在一起,从此以后一直一直待在椎名旭的身边。说不定突然有一天,这个笨蛋会幡然醒悟怎么这么多年身边陪着他的始终有一个鴫野贵澄,然后红着脸自恋又大胆地猜测“你是不是喜欢我啊”,那时候贵澄一定会说:“旭真聪明,我可是很早之前就开始喜欢你了。”

  但这种妄想最终还是不能成为现实了,年少时的遗憾太多,以至于他的那些美好愿望都落了空,与他的心事一起深埋进桌兜送不出去的情书中。

  

  鴫野贵澄原本以为自己和旭的缘分不过昙花一现,可能再见面的时候会是在十年甚至更久之后的同学聚会上,那时候他或许已经放下了对旭的喜欢,身边或许有了别人,或许没有,而旭也会在同学聚会上相大家展示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年少时的那种意气风发在他身上从来没消减,鴫野贵澄静静看着他,目光随着罩上来的啤酒杯投出的影黯淡下去,把未曾说出口的喜欢埋进心里任其生灭。

  他原以为会和旭分别在时间里。

  但没想到对方主动打电话给了他。

  “喂——是贵澄吗?”

  电话接通后,那边久久没有声音,旭不确定地问:“抱歉,可能打错了,打扰——”

  “是我。”鴫野贵澄站在家庭座机前,连忙说,“别挂。”

  旭这才放心下来,下一秒开始质问:“既然是你就早一点发出声音啊!我还以为之前从班主任那里要来的电话号抄错了呢!”

  “听到旭的声音还是那么精神我就放心啦。”鴫野贵澄放松地坐在地板上,“打电话过来时有什么事吗?”

  “你这混蛋,没事不能打给你是吗?”旭不满地小声哼了一下,很快转了话题,“你们最近怎么样呀?没有我在身边是不是一点都不适应呀?”

  “是呀,我开始想念旭了。”

  旭没有料到贵澄居然真的会这么说,被他的回复击中,呆呆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笨,笨蛋,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也不用那么想我嘛!”旭慌忙地大喊,企图用音量掩盖自己的害羞。

  “万一见不到了呢?”鴫野贵澄反问,“所以我有话要对你说。”

  他虽然还没考虑好对旭的喜欢究竟要如何发展,但在他即将看衰自己的暗恋时,旭把电话打了过来。今晚是无心无意,但鴫野贵澄就是自作多情地把这通电话当作他们的联系。

  旭也对他念念不忘,不然也不会临走前找班主任要了他的电话,更不会在今天拨通了。

  哪怕旭暂时还不喜欢他,但他已经遗憾过一次了,凭什么还要再错过一次?难道真的要看着未来椎名旭一脸幸福地展示和别人的爱情吗?

  “旭,我喜欢你。”

  鴫野贵澄不再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第二次对椎名旭直抒胸臆:“从很久之前,我就开始喜欢你了。”

  旭的大脑彻底停止了运转。

  他因父母的工作调动不得已换了学校,临走前甚至没能好好和以前的朋友告个别。新学校的一切都很好,也有一支很好的接力队伍,但总感觉少了什么。

  这里有很多有趣的人,他们每天也都在一起吵吵闹闹相互拌嘴,但是感觉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

  他身边不是少了谁,而是少了一个鴫野贵澄。

  所以他才找到了那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临走前他去学校收拾东西,父母催的急,旭只来得及从一堆名录中找到自己一眼看到的那个,匆匆抄下电话号码。

  他能看到的,想起的,首先是鴫野贵澄。

  “但是!我才不会接受呢!”旭跳起来,被楼上在读书的姐姐一嗓子吼地又蔫下去,“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整蛊我!”

  “诶?居然这么看待我的真心吗?”鴫野贵澄受伤,“我好难过哦。”

  

  

  “所以,今天我又在联谊上被问有没有谈过恋爱了。”鴫野贵澄回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游泳馆找椎名旭,“今天也不想和我恋爱吗?旭?”

  椎名旭刚在蝶泳中打败了御子柴,尽管御子柴不是专攻蝶泳,但这种打败前辈的满足感还是让他神采奕奕。

  “哈?想要追到我?再等个十年吧!”

end.

关注数到了瓜瓜的生日数 于是写一篇贵旭给大家看

十分喜欢粉毛帅男人和旭之间的氛围 

给我一种恋与直男兄弟的感觉

    4 30 2022-07-06 #主贵旭 微量真遥      联谊的时候,学姐问鴫野贵澄的情史,在得到“其实一次都没有”的答案后,和同行的女生惊讶了好久。   也不怪别人会惊讶,毕竟鴫野贵澄展现出来的一面就是这样嘛。情商高,嘴甜会说话,联谊的时候有他在永远不会冷场,哪怕在大家都不熟悉的情况下他也能很好地把控场上的话题走向。最重要的是足够帅。   这样的男生无论是哪个年龄段都该特别受女孩子的欢迎,怎么可能恋爱经历为0。   “我也很好奇呢,”鴫野贵澄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两道月牙,真诚又可爱,“怎么会有人到现在还不和我恋爱呢。”   他表面这么说,心里有了答案。   啊啊,自己单身到现在的原因,不都是因为椎名旭嘛!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喜欢旭的时候是国中,在察觉到的时候鴫野贵澄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毕竟那家伙根本称不上是可爱的男性,不像是自己该喜欢的那类人。   旭的身体里有很大的能量,认准一件事就一定要做到,有十足的热血,所以经常被桐岛郁弥称为“热血笨蛋”,而他本人每每听到这样的称号就会气得跳起来,和郁弥争论。   “好啦好啦旭,热血也没什么不好的嘛,是很帅的称呼哦。”往往这之后鴫野贵澄会过去逗他,用三言两语把旭哄得团团转。   果然下一秒旭就安静下来,不过不到一秒,就有些羞赧地用食指在脸颊轻轻挠:“真,真的吗?”   前言收回,旭只有在这种时候十分可爱,向下瞥去左右目移的小眼神和一贯的大大咧咧不同,是个被夸赞了反而会害羞的孩子。   鴫野贵澄有些不爽,旭是因为自己的话才露出这么可爱的一面的,周围的别人怎么能一起见证?   于是他在话尾补充道:“不过虽然很帅,但还是要加个笨蛋哦。”   鴫野贵澄语句的尾音上挑,用轻飘飘的话语去逗旭,果然惹得对方跳脚,开始用话语反击自己。   “真是笨蛋。”七濑遥抬头看了一眼他们,话像是对正在吵嚷的旭说的,目光却定格在了鴫野贵澄的身上。   “嗯?怎么了吗遥?”贵澄佯装不解。   遥看他装傻,也不想多说,他自己的事自己清楚就好。   遥不多说,鴫野贵澄也揣着明白装糊涂。对椎名旭的感情他自己心里明镜似的,偏偏不表现出那个意思,每天换着法子逗着人家玩,除了橘真琴和七濑遥,别人都看不出他的心思。   如果我对旭说喜欢他,他会躲起来吧?   像是刚进入国中的社团就被遥的泳姿吓了一跳因而对游泳产生迷茫一样,鴫野贵澄不想看到旭对自己的感情也产生迷茫,旭适合每天都傻乐,尽管自己多半还是会复合桐岛郁弥去故意说一句“旭像一只吵闹的猴子”,但他心里还是觉得旭是最可爱的猴子。   完蛋,他这不是彻底觉得旭可爱了吗。      “真琴,和遥恋爱是什么感觉啊?”公共体育课上,鴫野贵澄和真琴分到一队,去器材室拿器材的时候,他悄悄问真琴,“心里会像小鹿乱撞一样吗?”   真琴这时候就觉得有些紧张了,他盯着鴫野贵澄的双眼,压下声音问:“贵澄怎么知道我和遥在恋爱啊?”   “看氛围啊,”鴫野贵澄有些得意洋洋,“难道你没发现吗,你最近比以前更喜欢盯着遥看了。”   “那这么说的话,贵澄你也有在盯着旭啊。”   鴫野贵澄因真琴无意识回应的这一句呆在原地,一直到真琴推着排球筐走过来他还在原地,真琴看他不对劲,恍然大悟:“你不会是对旭……”   “嘘!!!”鴫野贵澄眼尖,看到一个红色的脑袋尖马上钻进器材室,连忙捂住真琴的嘴,生怕一个不注意被迫告白了。   比起旭,最先进来的是遥,他不满地瞪了一眼捂住真琴的那只手,拉着旭就出去:“走了。”   “啊又被遥瞪了呢……”不过还好,旭没有听见就行,“麻烦真琴回去之后和遥解释一下咯,我可不想被误认为不识趣的人。”   真琴无奈问道:“所以呢,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应该是没有吧。”鴫野贵澄自己也没想好,“老实说,我觉得旭可能没法接受吧,被男人喜欢着什么的……”   “不试试的话,可能会遗憾哦。”不过真琴也只能劝这么多,恋爱与否只能由当事人选择,他作为旁观者的义务只有在一旁看着,在该给出建议的时候不吝啬,在该旁观的时候不插手。   鴫野贵澄点头,当做自己听进去了,但他觉得时间尚早,哪怕是到国中毕业也还有两年,他应该有充足的时间考虑好自己的内心。   “旭转学了。”遥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只是贵澄向阐述一个事实。   二年级和他们分到了同一班的真琴有些担忧地看着鴫野贵澄:“没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少了个吵闹的小笨蛋,除此之外不还和以前一样吗。   真琴也加入到这个班级后,遥明显比一年级的时候生动了许多,鴫野贵澄托着下巴看他们的时候也多了起来。   他有时候会想,旭那样的性格,到了新的学校应该很快就交到了一大堆新的朋友吧?他们应该也会故意说着“旭你好吵”,实际上觉得旭的热情能够燃烧掉所以生活中的不痛快,很快旭也会和新的人组建游泳队,把岩鸢的所有旧人都抛到脑后吧。   鴫野贵澄想起那时候橘真琴问自己有什么打算,对旭。那时的他想着时间很多可以慢慢来,可以学橘真琴和七濑遥一样,把时光和爱意揉合在一起,从此以后一直一直待在椎名旭的身边。说不定突然有一天,这个笨蛋会幡然醒悟怎么这么多年身边陪着他的始终有一个鴫野贵澄,然后红着脸自恋又大胆地猜测“你是不是喜欢我啊”,那时候贵澄一定会说:“旭真聪明,我可是很早之前就开始喜欢你了。”   但这种妄想最终还是不能成为现实了,年少时的遗憾太多,以至于他的那些美好愿望都落了空,与他的心事一起深埋进桌兜送不出去的情书中。      鴫野贵澄原本以为自己和旭的缘分不过昙花一现,可能再见面的时候会是在十年甚至更久之后的同学聚会上,那时候他或许已经放下了对旭的喜欢,身边或许有了别人,或许没有,而旭也会在同学聚会上相大家展示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年少时的那种意气风发在他身上从来没消减,鴫野贵澄静静看着他,目光随着罩上来的啤酒杯投出的影黯淡下去,把未曾说出口的喜欢埋进心里任其生灭。   他原以为会和旭分别在时间里。   但没想到对方主动打电话给了他。   “喂——是贵澄吗?”   电话接通后,那边久久没有声音,旭不确定地问:“抱歉,可能打错了,打扰——”   “是我。”鴫野贵澄站在家庭座机前,连忙说,“别挂。”   旭这才放心下来,下一秒开始质问:“既然是你就早一点发出声音啊!我还以为之前从班主任那里要来的电话号抄错了呢!”   “听到旭的声音还是那么精神我就放心啦。”鴫野贵澄放松地坐在地板上,“打电话过来时有什么事吗?”   “你这混蛋,没事不能打给你是吗?”旭不满地小声哼了一下,很快转了话题,“你们最近怎么样呀?没有我在身边是不是一点都不适应呀?”   “是呀,我开始想念旭了。”   旭没有料到贵澄居然真的会这么说,被他的回复击中,呆呆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笨,笨蛋,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也不用那么想我嘛!”旭慌忙地大喊,企图用音量掩盖自己的害羞。   “万一见不到了呢?”鴫野贵澄反问,“所以我有话要对你说。”   他虽然还没考虑好对旭的喜欢究竟要如何发展,但在他即将看衰自己的暗恋时,旭把电话打了过来。今晚是无心无意,但鴫野贵澄就是自作多情地把这通电话当作他们的联系。   旭也对他念念不忘,不然也不会临走前找班主任要了他的电话,更不会在今天拨通了。   哪怕旭暂时还不喜欢他,但他已经遗憾过一次了,凭什么还要再错过一次?难道真的要看着未来椎名旭一脸幸福地展示和别人的爱情吗?   “旭,我喜欢你。”   鴫野贵澄不再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第二次对椎名旭直抒胸臆:“从很久之前,我就开始喜欢你了。”   旭的大脑彻底停止了运转。   他因父母的工作调动不得已换了学校,临走前甚至没能好好和以前的朋友告个别。新学校的一切都很好,也有一支很好的接力队伍,但总感觉少了什么。   这里有很多有趣的人,他们每天也都在一起吵吵闹闹相互拌嘴,但是感觉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   他身边不是少了谁,而是少了一个鴫野贵澄。   所以他才找到了那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临走前他去学校收拾东西,父母催的急,旭只来得及从一堆名录中找到自己一眼看到的那个,匆匆抄下电话号码。   他能看到的,想起的,首先是鴫野贵澄。   “但是!我才不会接受呢!”旭跳起来,被楼上在读书的姐姐一嗓子吼地又蔫下去,“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整蛊我!”   “诶?居然这么看待我的真心吗?”鴫野贵澄受伤,“我好难过哦。”         “所以,今天我又在联谊上被问有没有谈过恋爱了。”鴫野贵澄回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游泳馆找椎名旭,“今天也不想和我恋爱吗?旭?”   椎名旭刚在蝶泳中打败了御子柴,尽管御子柴不是专攻蝶泳,但这种打败前辈的满足感还是让他神采奕奕。   “哈?想要追到我?再等个十年吧!” end. 关注数到了瓜瓜的生日数 于是写一篇贵旭给大家看 十分喜欢粉毛帅男人和旭之间的氛围 给我一种恋与直男兄弟的感觉

lof的贵旭怎么那么少的专属粮啊💦

救命啊我那么多废话发出去了我的文还没审完

我提倡 我建议:

lof什么时候健全夜班审核机制?尤其是每个整点的交接班

你知不知道你的用户是二刺猿,要给推过生日的???

审核你睡了吗?该交接班了?我的文已经发了20分钟了?你准备全文背诵并默写吗?

lof你有问题没啊我紧赶慢赶在霓虹0点之前写出来你审我这么久😡😡😡

我文中贴的都是你家的链接啊!!!!

【真遥】论坛体※扒一扒世界冠军七濑选手究竟是直是弯

#嫁给青梅竹马是什么体验的后续

#遥遥生日快乐

#文中链接可点

  

 

运动赛事>【选手】喜欢上七濑遥多是一件美事啊!

【楼主】:七濑遥的青花鱼图案泳裤

加关注

发消息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

1楼【楼主】

新粉报道。

昨天和家里人一起看了游泳比赛的直播,垂直入坑。他游的也太快了吧?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形鱼雷吗!!!结果上岸发现他这么帅于是一秒入坑

🤤

从此以后我就是遥酱的女友粉!!!———————————————

2楼

恭喜入坑!!不过七濑真的是很特别的选手,所以温馨提醒一下,粉他的话还是佛系一点比较好

🙏🙏🙏

———————————————

3楼

作为从出道赛就开始粉他的老粉需要特别提醒一句:千万!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叫他叫“遥”,叫他“七濑”就行。除非你是抖m,喜欢被瞪🤕

———————————————

4楼【楼主】

啊?为什么啊?他不喜欢吗?那我赶紧改口🙊,七濑七濑七濑……

———————————————

5楼

其实是不喜欢,简直特别不喜欢。据同为国家队,国中就是他前辈的桐岛夏也爆料,国中刚进入学校游泳部的七濑就不喜欢他们叫名字,七濑首次单项得金的采访上有个记者为了亲切称呼他为“遥”,结果七濑直接冷着脸不搭理来着。

———————————————

6楼

www我记得我记得!那天还是兼职经纪人的训练员帮七濑解释的,说他不经常被人叫“遥”,用姓氏称呼就行,我这里还有原片呢

视频链接🔗 」

———————————————

7楼【楼主】

看完了哈哈哈哈,原来七濑这么有个性!冷面帅哥我好喜欢啊!!!

对了,他旁边的是经纪人吗?情商好高!就是只露了半个脸有点让人看不清好遗憾啊

😭

———————————————

8楼

楼主是新粉所以不知道,我队特色是没有经纪人,任选手野蛮生长,你所能够在采访场合看到的陪选手一起的,都是训练员或者教练。

———————————————

9楼

ls说得很对。顺带一提,别人的采访可能会换陪同的训练员,但七濑的每场采访都是固定的训练员捏😌

———————————————

10楼

那是因为这位同时也是七濑的专属训练员来着,专属,你们明白吗?就连前辈的御子柴清十郎都是和其他的队员共享训练员的。而且我看松冈凛他们的社交软件也经常发大家的聚会,其中好像就训练员一个非选手身份的人参加,而且位置永远是和七濑挨着的,所以是不是可以浅嗑一嘴……🤤

———————————————

11楼

楼上未免想太多了吧?怎么不能是因为七濑个性太强,一般的训练员控不住他呢?就连东龙司都曾说过一开始的时候他和七濑的交流很不顺利,说不定是因为这位训练员刚好对得上七濑的电波,所以专门负责他了

———————————————

12楼

我也觉得10楼的猜想不太准,训练员虽然很少全身出镜,但凡是有他出现的时候,都有一种……人夫感,所以肯定是已婚直男,恰好和七濑关系好罢了

———————————————

13楼【楼主】

怎么回事?😡我都已经靠着10楼的发言脑补一段双强的爱情故事了!结果楼上两位把我拉回现实……我好不了啦!🤧

———————————————

14楼

楼主莫慌,虽然训练员可能是直男,但是七濑的性向真的存疑。比如他晒出的表,你看!

「图片」

———————————————

15楼【楼主】

这个牌子我曾见过的!是在我出柜多年和丈夫恩爱有加的导师手腕上,好像这是个有名的LGBT牌子来着?

———————————————

16楼

所以说,他到底是不是啊🤔

如果不是,那这个牌子只卖情侣表,从来不卖单独的

如果是,那他是和谁啊……

———————————————

17楼

笑死,我怀疑依照七濑的性格,很有可能只是看这款表盘上有只海豚于是火速下单,压根没注意另外一只表盘上的图案是什么,反正也都是压箱底

他要是在买东西之前做了市场调研,我就倒立看完他整场比赛好叭?

———————————————

18楼

ls的赌注压根不值一提,七濑一场比赛从入场到退场不超过五分钟,毕竟他的速度快快快

———————————————

19楼【楼主】

不愧是水中鱼雷(不是)

———————————————

20楼【楼主】

话说我们不是在研究七濑到底是弯是直吗?这种八卦时刻就不要再提他的辉煌战绩啦!我们都知道!

———————————————

21楼

综合前几楼的发言,我觉得七濑是gay的可能性比较大

———————————————

22楼

您给说说👂

———————————————

23楼

因为这个啊……

「网页链接」

你们看,训练员三年前发的这条推,说是某人送给他的礼物,很喜欢。仔细一看这款式,这品牌,这不是和七濑经常戴的小海豚手表如出一辙吗?

———————————————

24楼

“小海豚手表”感觉好像我买给我弟弟的儿童手表一样的说法哦🤣🤣

———————————————

25楼【楼主】

诶定眼一看,训练员表盘上的图案是虎鲸吧?虽然是碎钻拼成的图案,但我就是认得,毕竟我生物满分

(合上手中的《海洋生物百科全书》)

哇噢,虎鲸x海豚,感觉好带感哦

———————————————

26楼

这已经不是锤七濑是gay了,已经是在锤七濑和训练员有一腿了🤐🤐

———————————————

27楼

不能算锤吧?训练员的表一看就知道是七濑送给他的。说不定七濑本来只想买一只,结果发了一对,平常也挺受人照顾就把表送给训练员了。

你们想想,那可是七濑啊‼️

———————————————

28楼

ls的话本来让我觉得牵强,但一想到那是七濑,瞬间合理了许多😐

———————————————

29楼【楼主】

笑死,我到底粉了个什么玩意

怎么能够凭性格亲手打碎自己的谣言啊🤣

———————————————

30楼 →回复12楼

训练员绝对已婚。我前段时间逐帧看了七濑的所有采访,终于在三年前七濑出线世锦赛男子100米自由泳的视频上找到了蛛丝马迹。

视频链接🔗 」

———————————————

31楼

他的左手上闪过的是什么???是戒指啊啊啊!!!

果然已婚!!!

———————————————

32楼

训练员梦女在线心碎💔

———————————————

33楼

笑死我了,怎么训练员也有梦女啊?大家还是专注七濑就好,毕竟这里是七濑的讨论贴。训练员的正妻只有我一个就好

———————————————

34楼

楼上图穷匕见了是叭(拍桌)

———————————————

35楼

不过说起来真的很奇怪,七濑出道赛到现在也有三四年了吧?真就一点绯闻都没有?同期出道的松冈凛恋情已经被炒上天了,有说是圈内人士,还有人扒了他的衣柜看到不菲的价格说他被富婆包养了……总之众说纷纭。怎么七濑一点这方面的花边都没有啊?

———————————————

36楼

怎么不算有呢……文春不是拍了好几次他和某男子共同回家吗?(狗头)

———————————————

37楼

我马上笑死,那男子是训练员啊,不会还有人不知道七濑和训练员住在同一套公寓吧?

文春拍了几次,发现次次都是和训练员一起,一点意思都没有,再也不拍了🤣

———————————————

38楼【楼主】

七濑,一款因为实在没有花边于是气走狗仔的男人

———————————————

39楼

文春:再也不拍七濑遥了好叭(手动再见)

———————————————

40楼【楼主】

等等?七濑和训练员关系这么好吗?住在同一栋公寓?

———————————————

41楼

岂止,每天都是一起上下班的,关系是真的好。

(也是真的好嗑🤤反观七濑和东龙司……emmm,就很像父子😑

———————————————

42楼

这两人可是幼驯染啊!以前曾有节目组沿着七濑的成长轨迹一路往前推,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这俩人不仅是一起来东京上学的,高中,国中,小学一直都在一起,甚至学龄前也有合照,是纯的不能再纯的幼驯染🤯🤯

不过这档综艺太早了而且很糊,所以很早就找不到了,只有很古早的一些cp粉才知道😿

———————————————

43楼【楼主】

天呐,幼驯染,从小到大,一起去东京读书,长大之后还在一起,一位成为了选手一位成为专属训练员……

来个人告诉我这到底是BL同人本还是热血游泳赛事啊???

———————————————

44楼

42楼没视频说个锤子?那我也能空口编,我还说七濑和训练员为我大打出手呢💧

———————————————

45楼

高压水枪架好了,请问怎么滋?

———————————————

46楼

话说是不是快到七濑的生日了?我挺期待他一年一度的发推的

———————————————

47楼【楼主】

卑微新粉刚去爬了七濑的推特,一眼望到了头,比我的腿还短(

他怎么做到在互联网时代一年只发一条推的??!他是不会用手机的老年人吗???

———————————————

48楼

所以一开始就劝你了,佛系一点

(手捧莲花)

———————————————

49楼

他是真的不怎么用手机……有粉丝是空乘,曾经遇到过他们队出国比赛,据说无论是登机前还是在飞机上,都没见七濑掏出手机,下了飞机后大家手机纷纷开机查看消息,就他一个人没动静,同行的人问到七濑他说手机放行李箱了,懒得掏出来

———————————————

50楼【楼主】

所以手机对他来说一点用没有是吧?

———————————————

51楼

可以说是这样了,因为他有小海豚手表,不需要手机看时间🤓

———————————————

52楼【楼主】

无法反驳.jpg

———————————————

53楼

而且七濑前几年的推画风都很奇怪,我看刚出道那年的是一片夕阳海景,第二年的是街角一景,第三年是一只小白猫,当真毫无规律可言。

而且什么话都不说……真当人人都能破译啊?

———————————————

54楼

这谁能破译?要是能破译我当场把这个电脑屏幕吃掉!😠

———————————————

55楼【楼主】

好了截图为证👌

———————————————

56楼【楼主】

虽然我们今天的楼歪来歪去,但既然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就让我们一起期待七濑几天后的生日吧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7天倒计时】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6天倒计时】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5天倒计时】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4天倒计时】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3天倒计时】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2天倒计时】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还有一天】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卧槽?】

…………………………………………………

98楼【楼主】

七濑转发了啥?情书?谁的?他的?他和青梅竹马已婚了?

———————————————

99楼

楼主你没看错,是的,七濑转发了一封情书,时间标注三年前……

情书链接🔗 」

———————————————

100楼

而且内容里一口一个“真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曾经有体育频道在直播的时候念到过训练员的名字……

———————————————

101楼

OMG,我没想到我随口一嗑的产品居然是真的??没想到这对真的是青梅竹马啊???赶紧把42楼加精置顶供起来啊!!!

七濑!你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

102楼

我居然还天真的以为LGBT牌子的情侣手表只是七濑不懂随便买的,现在看来,什么也不懂的人竟是我自己🙃

———————————————

103楼

所以训练员在三年前的采访中出现的戒指是和七濑的婚戒?所以我们猜他是已婚直男,只猜对了已婚,没有猜对直男!

———————————————

104楼【楼主】

不说了,我要去楼下跑两圈冷静冷静…

———————————————



  “生日快乐,遥。”真琴悄悄从厨房端来蛋糕,掐着点跟遥说生日快乐。

  运动员控糖控脂,再加上遥不太喜欢吃甜食,所以这块蛋糕不大,但用草莓酱画了好多粉红色的爱心,以及巧克力字牌上圆润的字一看都知道出自谁手。

  但七濑遥沉迷手机,只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好冷淡……”真琴走过去,一把关了床头灯,黑暗里只有蜡烛在跳动。

  真琴这才满意,对他说:“可以吹蜡烛了,遥。”

  遥没什么愿望可以许,他本身就是轻欲望的人,如今更是什么都有,真琴还始终如一地陪着他,不敢再贪心奢望什么了。

  不过硬要说的话也还是有……

  遥赶紧低头在心里默念了一串什么,再抬起头的时候有了底气,吹蜡烛的时候还一直笑着。

  “想什么呢,这么高兴?”真琴开灯,把许愿蜡烛摘掉,用叉子挑了他最满意的那块爱心送到遥的嘴边。

  甜味不是那么浓,遥还能接受。

  他们一口一口地分享蛋糕,空气甜蜜的不像是睡前该有的。遥觉得已经到了合适的时机了,把嘴一抹说道:“真琴,我刚才公开了我们的关系。”

  “啊,跟谁?”真琴不以为然。

  遥掏出手机,打开自己的主页给他看五分钟之内的转评赞数量,挠挠头:“全世界。”

  真琴一开始还以为是和哪个朋友公开了,没想到竟然是直接转发了三年前帮渚的朋友写的那张调查问卷最后的情书,直接向所有人宣布他们二人的关系。

  这一刻真琴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做五味杂陈。他确实很高兴能够公开和遥的关系没错,但同时也很担心会不会影响到遥的职业。

  遥看他脸色百变,赶紧说:“我刚才许愿了,许愿真琴会很高兴地接受,你不能让我二十四岁的第一个愿望落空。”

  “虽然不知道佐藤为什么要拍下遥的调查问卷发推……但是既然已经公开了,我也只能高兴地接受了吧?”

  真琴无奈,还能怎么办,遥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只能依着他了。

  “不过也不能只让你一个人公开。”

  真琴从另一边找到自己的手机,手速飞快地在上面戳了三两下,之后遥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快?”遥嘀嘀咕咕,他为了转发佐藤的推文提前十分钟就打开了推特,才堪堪卡上点。

  真琴没发什么特别的文字,只是说了他们相遇至今已经过去了多久,以及已婚多少年,配图比七濑遥这个意识流选手好许多,是安静躺在床头柜上的两只婚戒,床头灯打在上面,镶嵌着爱情的柔光。

  他说:

  第二十二年,也是第四年@Haruka



———————————————

126楼【楼主】

训练员艾特的这个人是不是七濑啊?我怎么点不动?

———————————————

127楼

是个假的艾特,我怀疑他只不过是想叫一句“遥”,和我们这些人做一个亲疏有别罢了😿

———————————————

end.

终于赶上了 (指遥的生日

在码字的时候有很多想说的,但是写完了又觉得都在文里了(抱拳


嗑真遥的第三年,也是喜欢上七濑遥的第三年

可以说这次生贺是死线划铲,上周日才决定好选题,昨天才开始写,今天赶紧写完就剩八分钟就到了遥的霓虹0点时间

快写完的时候觉得为什么没早点写,不然可以在文里埋更多的🔗,大家的观感会更好一些💦

但最终,和很多人一起相互勉励着写完了,最后想说一句:

看到有那么多人都喜欢遥我也真的好开心,希望遥能一直被大家爱着😚😚

    14 179 2022-06-29 #嫁给青梅竹马是什么体验的后续 #遥遥生日快乐 #文中链接可点      运动赛事【选手】喜欢上七濑遥多是一件美事啊! 【楼主】:七濑遥的青花鱼图案泳裤 加关注 发消息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 1楼【楼主】 新粉报道。 昨天和家里人一起看了游泳比赛的直播,垂直入坑。他游的也太快了吧?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形鱼雷吗!!!结果上岸发现他这么帅于是一秒入坑 🤤 从此以后我就是遥酱的女友粉!!!——————————————— 2楼 恭喜入坑!!不过七濑真的是很特别的选手,所以温馨提醒一下,粉他的话还是佛系一点比较好 🙏🙏🙏 ——————————————— 3楼 作为从出道赛就开始粉他的老粉需要特别提醒一句:千万!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叫他叫“遥”,叫他“七濑”就行。除非你是抖m,喜欢被瞪🤕 ——————————————— 4楼【楼主】 啊?为什么啊?他不喜欢吗?那我赶紧改口🙊,七濑七濑七濑…… ——————————————— 5楼 其实是不喜欢,简直特别不喜欢。据同为国家队,国中就是他前辈的桐岛夏也爆料,国中刚进入学校游泳部的七濑就不喜欢他们叫名字,七濑首次单项得金的采访上有个记者为了亲切称呼他为“遥”,结果七濑直接冷着脸不搭理来着。 ——————————————— 6楼 www我记得我记得!那天还是兼职经纪人的训练员帮七濑解释的,说他不经常被人叫“遥”,用姓氏称呼就行,我这里还有原片呢 「视频链接🔗 」 ——————————————— 7楼【楼主】 看完了哈哈哈哈,原来七濑这么有个性!冷面帅哥我好喜欢啊!!! 对了,他旁边的是经纪人吗?情商好高!就是只露了半个脸有点让人看不清好遗憾啊 😭 ——————————————— 8楼 楼主是新粉所以不知道,我队特色是没有经纪人,任选手野蛮生长,你所能够在采访场合看到的陪选手一起的,都是训练员或者教练。 ——————————————— 9楼 ls说得很对。顺带一提,别人的采访可能会换陪同的训练员,但七濑的每场采访都是固定的训练员捏😌 ——————————————— 10楼 那是因为这位同时也是七濑的专属训练员来着,专属,你们明白吗?就连前辈的御子柴清十郎都是和其他的队员共享训练员的。而且我看松冈凛他们的社交软件也经常发大家的聚会,其中好像就训练员一个非选手身份的人参加,而且位置永远是和七濑挨着的,所以是不是可以浅嗑一嘴……🤤 ——————————————— 11楼 楼上未免想太多了吧?怎么不能是因为七濑个性太强,一般的训练员控不住他呢?就连东龙司都曾说过一开始的时候他和七濑的交流很不顺利,说不定是因为这位训练员刚好对得上七濑的电波,所以专门负责他了 ——————————————— 12楼 我也觉得10楼的猜想不太准,训练员虽然很少全身出镜,但凡是有他出现的时候,都有一种……人夫感,所以肯定是已婚直男,恰好和七濑关系好罢了 ——————————————— 13楼【楼主】 怎么回事?😡我都已经靠着10楼的发言脑补一段双强的爱情故事了!结果楼上两位把我拉回现实……我好不了啦!🤧 ——————————————— 14楼 楼主莫慌,虽然训练员可能是直男,但是七濑的性向真的存疑。比如他晒出的表,你看! 「图片」 ——————————————— 15楼【楼主】 这个牌子我曾见过的!是在我出柜多年和丈夫恩爱有加的导师手腕上,好像这是个有名的LGBT牌子来着? ——————————————— 16楼 所以说,他到底是不是啊🤔 如果不是,那这个牌子只卖情侣表,从来不卖单独的 如果是,那他是和谁啊…… ——————————————— 17楼 笑死,我怀疑依照七濑的性格,很有可能只是看这款表盘上有只海豚于是火速下单,压根没注意另外一只表盘上的图案是什么,反正也都是压箱底 他要是在买东西之前做了市场调研,我就倒立看完他整场比赛好叭? ——————————————— 18楼 ls的赌注压根不值一提,七濑一场比赛从入场到退场不超过五分钟,毕竟他的速度快快快 ——————————————— 19楼【楼主】 不愧是水中鱼雷(不是) ——————————————— 20楼【楼主】 话说我们不是在研究七濑到底是弯是直吗?这种八卦时刻就不要再提他的辉煌战绩啦!我们都知道! ——————————————— 21楼 综合前几楼的发言,我觉得七濑是gay的可能性比较大 ——————————————— 22楼 您给说说👂 ——————————————— 23楼 因为这个啊…… 「网页链接」 你们看,训练员三年前发的这条推,说是某人送给他的礼物,很喜欢。仔细一看这款式,这品牌,这不是和七濑经常戴的小海豚手表如出一辙吗? ——————————————— 24楼 “小海豚手表”感觉好像我买给我弟弟的儿童手表一样的说法哦🤣🤣 ——————————————— 25楼【楼主】 诶定眼一看,训练员表盘上的图案是虎鲸吧?虽然是碎钻拼成的图案,但我就是认得,毕竟我生物满分 (合上手中的《海洋生物百科全书》) 哇噢,虎鲸x海豚,感觉好带感哦 ——————————————— 26楼 这已经不是锤七濑是gay了,已经是在锤七濑和训练员有一腿了🤐🤐 ——————————————— 27楼 不能算锤吧?训练员的表一看就知道是七濑送给他的。说不定七濑本来只想买一只,结果发了一对,平常也挺受人照顾就把表送给训练员了。 你们想想,那可是七濑啊‼️ ——————————————— 28楼 ls的话本来让我觉得牵强,但一想到那是七濑,瞬间合理了许多😐 ——————————————— 29楼【楼主】 笑死,我到底粉了个什么玩意 怎么能够凭性格亲手打碎自己的谣言啊🤣 ——————————————— 30楼 →回复12楼 训练员绝对已婚。我前段时间逐帧看了七濑的所有采访,终于在三年前七濑出线世锦赛男子100米自由泳的视频上找到了蛛丝马迹。 「视频链接🔗 」 ——————————————— 31楼 他的左手上闪过的是什么???是戒指啊啊啊!!! 果然已婚!!! ——————————————— 32楼 训练员梦女在线心碎💔 ——————————————— 33楼 笑死我了,怎么训练员也有梦女啊?大家还是专注七濑就好,毕竟这里是七濑的讨论贴。训练员的正妻只有我一个就好 ——————————————— 34楼 楼上图穷匕见了是叭(拍桌) ——————————————— 35楼 不过说起来真的很奇怪,七濑出道赛到现在也有三四年了吧?真就一点绯闻都没有?同期出道的松冈凛恋情已经被炒上天了,有说是圈内人士,还有人扒了他的衣柜看到不菲的价格说他被富婆包养了……总之众说纷纭。怎么七濑一点这方面的花边都没有啊? ——————————————— 36楼 怎么不算有呢……文春不是拍了好几次他和某男子共同回家吗?(狗头) ——————————————— 37楼 我马上笑死,那男子是训练员啊,不会还有人不知道七濑和训练员住在同一套公寓吧? 文春拍了几次,发现次次都是和训练员一起,一点意思都没有,再也不拍了🤣 ——————————————— 38楼【楼主】 七濑,一款因为实在没有花边于是气走狗仔的男人 ——————————————— 39楼 文春:再也不拍七濑遥了好叭(手动再见) ——————————————— 40楼【楼主】 等等?七濑和训练员关系这么好吗?住在同一栋公寓? ——————————————— 41楼 岂止,每天都是一起上下班的,关系是真的好。 (也是真的好嗑🤤反观七濑和东龙司……emmm,就很像父子😑 ——————————————— 42楼 这两人可是幼驯染啊!以前曾有节目组沿着七濑的成长轨迹一路往前推,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这俩人不仅是一起来东京上学的,高中,国中,小学一直都在一起,甚至学龄前也有合照,是纯的不能再纯的幼驯染🤯🤯 不过这档综艺太早了而且很糊,所以很早就找不到了,只有很古早的一些cp粉才知道😿 ——————————————— 43楼【楼主】 天呐,幼驯染,从小到大,一起去东京读书,长大之后还在一起,一位成为了选手一位成为专属训练员…… 来个人告诉我这到底是BL同人本还是热血游泳赛事啊??? ——————————————— 44楼 42楼没视频说个锤子?那我也能空口编,我还说七濑和训练员为我大打出手呢💧 ——————————————— 45楼 高压水枪架好了,请问怎么滋? ——————————————— 46楼 话说是不是快到七濑的生日了?我挺期待他一年一度的发推的 ——————————————— 47楼【楼主】 卑微新粉刚去爬了七濑的推特,一眼望到了头,比我的腿还短( 他怎么做到在互联网时代一年只发一条推的??!他是不会用手机的老年人吗??? ——————————————— 48楼 所以一开始就劝你了,佛系一点 (手捧莲花) ——————————————— 49楼 他是真的不怎么用手机……有粉丝是空乘,曾经遇到过他们队出国比赛,据说无论是登机前还是在飞机上,都没见七濑掏出手机,下了飞机后大家手机纷纷开机查看消息,就他一个人没动静,同行的人问到七濑他说手机放行李箱了,懒得掏出来 ——————————————— 50楼【楼主】 所以手机对他来说一点用没有是吧? ——————————————— 51楼 可以说是这样了,因为他有小海豚手表,不需要手机看时间🤓 ——————————————— 52楼【楼主】 无法反驳.jpg ——————————————— 53楼 而且七濑前几年的推画风都很奇怪,我看刚出道那年的是一片夕阳海景,第二年的是街角一景,第三年是一只小白猫,当真毫无规律可言。 而且什么话都不说……真当人人都能破译啊? ——————————————— 54楼 这谁能破译?要是能破译我当场把这个电脑屏幕吃掉!😠 ——————————————— 55楼【楼主】 好了截图为证👌 ——————————————— 56楼【楼主】 虽然我们今天的楼歪来歪去,但既然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就让我们一起期待七濑几天后的生日吧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7天倒计时】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6天倒计时】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5天倒计时】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4天倒计时】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3天倒计时】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2天倒计时】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还有一天】 ………………………………………………… 【发帖人】修改帖子名称为【卧槽?】 ………………………………………………… 98楼【楼主】 七濑转发了啥?情书?谁的?他的?他和青梅竹马已婚了? ——————————————— 99楼 楼主你没看错,是的,七濑转发了一封情书,时间标注三年前…… 「情书链接🔗 」 ——————————————— 100楼 而且内容里一口一个“真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曾经有体育频道在直播的时候念到过训练员的名字…… ——————————————— 101楼 OMG,我没想到我随口一嗑的产品居然是真的??没想到这对真的是青梅竹马啊???赶紧把42楼加精置顶供起来啊!!! 七濑!你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 102楼 我居然还天真的以为LGBT牌子的情侣手表只是七濑不懂随便买的,现在看来,什么也不懂的人竟是我自己🙃 ——————————————— 103楼 所以训练员在三年前的采访中出现的戒指是和七濑的婚戒?所以我们猜他是已婚直男,只猜对了已婚,没有猜对直男! ——————————————— 104楼【楼主】 不说了,我要去楼下跑两圈冷静冷静… ———————————————   “生日快乐,遥。”真琴悄悄从厨房端来蛋糕,掐着点跟遥说生日快乐。   运动员控糖控脂,再加上遥不太喜欢吃甜食,所以这块蛋糕不大,但用草莓酱画了好多粉红色的爱心,以及巧克力字牌上圆润的字一看都知道出自谁手。   但七濑遥沉迷手机,只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好冷淡……”真琴走过去,一把关了床头灯,黑暗里只有蜡烛在跳动。   真琴这才满意,对他说:“可以吹蜡烛了,遥。”   遥没什么愿望可以许,他本身就是轻欲望的人,如今更是什么都有,真琴还始终如一地陪着他,不敢再贪心奢望什么了。   不过硬要说的话也还是有……   遥赶紧低头在心里默念了一串什么,再抬起头的时候有了底气,吹蜡烛的时候还一直笑着。   “想什么呢,这么高兴?”真琴开灯,把许愿蜡烛摘掉,用叉子挑了他最满意的那块爱心送到遥的嘴边。   甜味不是那么浓,遥还能接受。   他们一口一口地分享蛋糕,空气甜蜜的不像是睡前该有的。遥觉得已经到了合适的时机了,把嘴一抹说道:“真琴,我刚才公开了我们的关系。”   “啊,跟谁?”真琴不以为然。   遥掏出手机,打开自己的主页给他看五分钟之内的转评赞数量,挠挠头:“全世界。”   真琴一开始还以为是和哪个朋友公开了,没想到竟然是直接转发了三年前帮渚的朋友写的那张调查问卷最后的情书,直接向所有人宣布他们二人的关系。   这一刻真琴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做五味杂陈。他确实很高兴能够公开和遥的关系没错,但同时也很担心会不会影响到遥的职业。   遥看他脸色百变,赶紧说:“我刚才许愿了,许愿真琴会很高兴地接受,你不能让我二十四岁的第一个愿望落空。”   “虽然不知道佐藤为什么要拍下遥的调查问卷发推……但是既然已经公开了,我也只能高兴地接受了吧?”   真琴无奈,还能怎么办,遥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只能依着他了。   “不过也不能只让你一个人公开。”   真琴从另一边找到自己的手机,手速飞快地在上面戳了三两下,之后遥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快?”遥嘀嘀咕咕,他为了转发佐藤的推文提前十分钟就打开了推特,才堪堪卡上点。   真琴没发什么特别的文字,只是说了他们相遇至今已经过去了多久,以及已婚多少年,配图比七濑遥这个意识流选手好许多,是安静躺在床头柜上的两只婚戒,床头灯打在上面,镶嵌着爱情的柔光。   他说:   第二十二年,也是第四年@Haruka ——————————————— 126楼【楼主】 训练员艾特的这个人是不是七濑啊?我怎么点不动? ——————————————— 127楼 是个假的艾特,我怀疑他只不过是想叫一句“遥”,和我们这些人做一个亲疏有别罢了😿 ——————————————— end. 终于赶上了 (指遥的生日 在码字的时候有很多想说的,但是写完了又觉得都在文里了(抱拳 嗑真遥的第三年,也是喜欢上七濑遥的第三年 可以说这次生贺是死线划铲,上周日才决定好选题,昨天才开始写,今天赶紧写完就剩八分钟就到了遥的霓虹0点时间 快写完的时候觉得为什么没早点写,不然可以在文里埋更多的🔗,大家的观感会更好一些💦 但最终,和很多人一起相互勉励着写完了,最后想说一句: 看到有那么多人都喜欢遥我也真的好开心,希望遥能一直被大家爱着😚😚

【真遥】宝贝女儿好爸爸

#别指望还有他乡番外.4

  

  

  1.

  

  七濑雪奈,小学四年级,正在完成截至目前的人生中,最大的壮举。

  在此之前,她曾经做出过诸如连续一周上英语课逃课在第二周准备复刻逃课计划时被班主任当场擒获面对老父亲的震怒时说出“日本人怎么可能学得会英语”,也曾暴打掀班里女生裙子的男生英勇事迹在整个校园广为流传最终传到老父亲耳朵里在即将被父亲施以“爱的惩戒”的时候一蹦三尺高直接窜上了树。

  尽管发生过这些事情,但都比不上眼下的事情更伟大——自以为——毕竟她现在要自己坐车去到隔壁市,投靠更加可靠的大人。

  松冈凛在看到把自己的行李收拾的整整齐齐甚至知道给自己带换洗衣物手里还揪着每晚陪睡小熊的小姑娘,仔细揉了揉眼睛,转头问屋里正在看电视的山崎宗介:

  “宗介,这小姑娘我看着像雪奈?”

  山崎宗介赶紧走过去,手里还拿着根没剥开的香蕉:“我看着也像。”

  雪奈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绕开他俩挤进门去,从山崎宗介手里拿过香蕉剥开吃掉:“谢谢宗介叔叔,太贴心了,我还没吃晚饭呢。”

  松冈凛哪儿能苦着孩子,一听这话赶紧把小零食拿出来摆上,招呼山崎宗介去厨房给雪奈做点什么吃的。七濑雪奈好不容易感受到家的温暖,一不小心就吃撑了。

  她躺在沙发上老大爷似的揉肚子,山崎宗介直纳闷:虽然他和橘真琴交情不深,但见过几面也没觉得是这么放浪形骸的人,怎么孩子跟着他几年就成了这个样子?

  松冈凛所想和他一般无二,此刻还更多了些担心:“你怎么一个人来找我们了?你爸他们呢?”

  “忙着二胎,顾不上我。”雪奈努努嘴,“所以我就抛弃他们了。”

  橘家的第二个孩子是去年遥骗着真琴怀上的,俩大人交换眼神,无声地说“小姑娘闹情绪离家出走了。”

  凛悄悄给七濑遥发消息,问他没觉得家里少些什么吗,但那边迟迟不回复,估计又是下班后不看手机的病症发作,只能再给橘真琴发上一条。

  “正好暑假,我也想着太久没见你们了,就过来啦。”雪奈去抱凛的胳膊,十分亲昵,“我来之前看了攻略,听说开了家新的亲子乐园,明天是周末……”

  山崎宗介一向喜欢小孩,对雪奈的宠爱比起松冈凛有过之而无不及,别说第二天是周末,就算是工作日他也能仗着老板的便利给自己放假,眼下自然没有意见,一口应下好。

  “好什么好。”松冈凛转过头就戳了山崎宗介一指头,在厨房把水流开到最大,山崎宗介在洗碗,他就压低了声音,“怎么不劝雪奈回家?她肯定是跟遥闹矛盾了。”

  山崎宗介一拍手:“忘了。”

  凛留宗介在厨房洗水果,自己先出去陪雪奈。他带了目的性,因此语气有点不自然:“那个,雪奈最近在家怎么样,学习……不是,和同学相处……也不是,总之,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呀。”雪奈不明所以,“最近爸爸们都不怎么管我,所以挺自在的。”

  凛宽慰她,昧着良心说:“毕竟你弟弟还小,他们自然而然会更照顾一些。”

  雪奈一脸“你在说什么啊?”

  “我弟弟吃了就睡睡了就吃,乖的不得了。”

  “那你怎么还……”酷酷的小姑娘绝对不允许离家出走四个字,话到嘴边,凛转了个弯,“怎么还抛弃他们?”

  “因为我爸简直太娇弱了,每天都要和真琴爸爸腻歪,我实在看不下去了。”雪奈真诚发问,“他生我的时候也这样吗?下床走两步就说腿疼,必须得要人抱的?”

  凛张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雪奈只好继续说:“最近还特别挑食,以前还能吃下除了青花鱼意外的食物,现在一日三餐必须青花鱼,不然就没胃口……我感觉他至少被真琴爸爸养胖了五斤。”

  凛越听越迷惑。

  这还是那个生完雪奈一周就匆匆恢复工作理由是“老板不给假”的工作狂七濑遥吗?再说哪个公司敢只给一周假啊?不怕被omega保护协会告吗?

  

  

  2.

  

  尽管在学校的雪奈表现得像个山大王,但本质上还是个小女孩儿,千里迢迢跑来早就困了,松冈凛拿出故事书刚讲了个开头,雪奈就睡着了。

  橘真琴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回过来的。

  松冈凛关了铃声,轻声关门回到卧室接电话,第一句就是:“遥呢?”

  遥也刚把小儿子哄睡着,凛找他,真琴便把小婴儿接过手把手机递给遥,遥小声问:“怎么了?”

  “听说你胖了五斤?”

  七濑遥:“……”

  “对了遥,你现在的公司给你多长时间的产假啊?据不完全统计已经三个月了吧?”

  七濑遥无言以对:“雪奈这孩子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怎么不能说?他已经是我的女儿了。”松冈凛故意气他,“闺女说在家爸爸不疼爹地不爱的,还是我们家更有爱的氛围,已经要给凛叔叔当孩子了,明天我就准备带雪奈上我们家的户口。”

  “你想得美。”七濑遥哼了一声。

  “遥,你别这么小气,你现在多了个小儿子了,闺女跟着你没有家的温暖,不如来我们家当独宠的小公主。”凛和他挺有商量,“反正我和宗介也都喜欢她,来我们家亏不了。”

  遥急得连夜想开车过去把闺女带走。

  “行吧不逗你了,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问雪奈她避重就轻,只能问你。”松冈凛坐到山崎宗介旁边把他正在看的股市详情关上,手机开了扬声器,招呼宗介一起听八卦。

  故事是很普通的二胎家庭的纷争,长女在有了年幼的弟弟之后心里开始不平衡,有些吃醋。不过橘真琴从来没厚此薄彼,七濑遥也是,除了必须在新生儿身上花费的时间精力以外,他们自觉没有哪里冷落了雪奈。

  “我是说会不会有一种可能,雪奈的不平衡是因为她出生的时候身边只有你,而小宝宝生下来就有你们两个人一起陪伴。”松冈凛代入自己和松冈江想了想,“你是独生子可能不明白这种感受,但如果我生下来的时候只有我妈妈一个人抚养,江出生的时候是父母一起抚养的,这种对比也会让我感到失落。”

  松冈凛说的话确实在理。尽管遥和真琴一直宣称雪奈是他们相爱才有的孩子,但年幼时的空白时光是真实存在的,她的幼年只有七濑遥一位至亲,因此在遇到橘真琴时的那种亲昵半是源于血缘纽带,半是缘于对完整家庭的渴望。她渴望许久才成真的美梦如今被刚出生的弟弟轻而易举地得到,心里确实会不是滋味。

  “雪奈有没有说她明天什么计划?”七濑遥了解自己的女儿,她大老远跑过去了绝对闲不住。

  松冈凛说:“我和宗介准备带孩子去亲子乐园。”

  “我们带她去。”

  “那我们呢?”

  七濑遥把他安排地明明白白:“带另一个孩子。”

  ……松冈凛觉得自己为七濑遥的家付出了太多。

  

  

  3.

  

  七濑雪奈左右各站了一位大人带着她来到亲子乐园。这原本是她昨天就计划好的事,但却有了很大的不同,以至于她今天睡醒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的时间重塑了。

  睡醒时她用了三秒去反应,这应该不是岩鸢啊?

  七濑遥不愧是亲爹,直接照雪奈的小脑袋瓜来了个脑瓜崩,唤醒女儿美好的一天:“不是要去亲子乐园吗?先去洗漱,等下我给你扎头发。”

  七濑遥心灵手巧,虽然不会经常出席雪奈的家长会,但每天早上都会为雪奈扎上最漂亮的辫子卷死班里其他同学的家长。因此此刻,雪奈顶着一脑袋花头绳,和两位父亲一起穿梭在亲子乐园。

  在回到岩鸢之前,雪奈对亲子乐园还有些执念,因为此前遥很少带她去,倒是山崎宗介开始追求松冈凛之后爱屋及乌,会经常带着这个朋友家的孩子一起玩,有时候会去亲子乐园。

  之后在橘真琴的带领下,七濑遥的工作狂属性隐隐有减轻的架势,橘真琴秉着“别家孩子有的雪奈也要有”的原则,一家三口经常去各种地方。

  或许是陪伴的时光弥补了前些年的空隙,雪奈不再羡慕幼稚园时期会和她炫耀自己在周末去了哪里玩的同学,开始真切地热爱着有两位父亲陪伴的每一天。

  ……如果她爸爸不要在坐旋转杯时旋转得这么猛烈的话,想必她会更热爱一些。

  雪奈睡觉认床,昨晚就没休息好,而且周末路上堵车,来的路上走走停停颠簸得让她有些晕眩,再加上现在仿佛一颗被鞭子抽打的陀螺一般高速转动的旋转杯,雪奈终于忍不住被晃晕了。

  “遥!快停下来!”橘真琴最先注意到雪奈的异样,把女儿搂进怀里,让遥赶紧停下罪恶的手。

  七濑遥这才料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光顾着想今天雪奈还没怎么搭理他,明明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还在用这种幼稚的方式逗女儿理他,现在这些把人给晃晕了。

  真琴抱着雪奈去到一旁的长椅休息,天气炎热,遥想起入口处有个自助售卖箱,便走远一点打算买两瓶冰水,也好给雪奈降降温。

  小孩子身体还是皮实,尤其是雪奈这种经常在学校为非作歹的,虽然晕倒的时候很吓人,但没一会儿就好了,和真琴坐在长椅上,气氛有些微妙。

  这种大眼瞪小眼的气氛是他们父女之间所不曾拥有过的,血缘枢将他们很快联系在了一起,从未出现像今天这样相对无言的场面。

  橘真琴反思了一下,是不是从有了小儿子之后,对雪奈的关心较之以前变少了?所以才会这样?虽然他自觉从未有过,但小孩子的感受性远超迟钝的大人,说不定他真有哪里做的不好。

  “雪奈昨天是怎么坐车来到这里的?很远吧,离岩鸢。”真琴先开启了话题,“累不累?”

  “我提前查了列车线路,其实和坐电车差不多。”雪奈扬起头,模样还挺骄傲,下一刻声音低了几分,“你和爸爸不怪我吗?”

  真琴不解:“什么?”

  “就是……我一声不吭就跑走,是在给你和爸爸添麻烦吧。”雪奈似乎有些沮丧,“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省心的孩子。”

  “怎么这么说?不会的。”真琴有着一个父亲所该具有的包容力,他偶尔确实会为雪奈感到头疼,但也只是一瞬,“我和遥都是,从不觉得雪奈是一个不省心的孩子。”

  他开始列数雪奈的优点:比如从不挑食,这就比产后只吃青花鱼的遥好上太多;比如很有正义感,在学校对男生诉诸暴力是因为对方先欺负了她的朋友;比如虽然成绩不好,但是一直没有放弃,这次来找凛还不忘带上英语书请教问题……

  “雪奈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我一直觉得能有你这样的女儿简直太好了,我很感谢遥,在我缺席的那些年里把你培养成一个好孩子。”

  雪奈的发色和真琴如出一辙,眼眸是和遥一样的蓝,这些特征源于她的父亲们,构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可爱小女孩儿。

  “那我和弟弟,你更喜欢谁。”小姑娘还是不可避免地和幼弟相比较。

  在遥回到家宣布家里将会有一个新的小宝宝的时候,雪奈其实是高兴的,一直到幼弟出生,她隔着保温箱看小小一团的小婴儿,脸上还洋溢着成为姐姐的喜悦。

  但之后,她心里的那竿天平开始倾斜,她开始嫉妒幼弟,不明白凭什么他一出生就拥有真琴爸爸的爱,为什么他的第一次翻身、第一声笑音会让爸爸们那样激动。但她也明白这一切不是任何人的错,错的只有拥有这样想法的她。

  雪奈在家终于待不下去,郁闷的情绪把她笼罩着,于是选择来找凛,一来是想散散心,二来是想知道爸爸们到底在不在乎她。

  答案是在乎的,于是她得寸进尺,想知道到底和幼弟哪个更重要。

  “对我来说,都一样重要。”真琴慈爱地看着雪奈,仿佛看到了他和遥的生命得以延续,他们之间的爱凝聚成型,“对遥来说也一定是这样。”

  “这段时间,看着弟弟第一次翻身,第一次展开笑脸笑出声音,我就会想到很多年以前,在雪奈小的时候,会是为了哪个玩具而翻身去够,因为见到了哪个人而开心地笑出声音呢?”对于不曾参与的过去,真琴也充满了遗憾,“这都是我不知道的,是时光对我失去遥的惩罚。”

  “所以,雪奈能不能让我做一个合格的父亲,好好地弥补你和遥?”

  他已经错过了他们太多,不想再在以后的人生中有缺失。

  “一直都是合格的父亲!”

  雪奈抱住真琴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大口。

end.

七濑遥买完两瓶水回来之后恰好看到闺女亲真琴的脸,于是吃醋:我也要。

真琴会意,在遥脸上也吧唧一大口

遥:???(你的读心功能故障了?

    23 2022-06-29 #别指望还有他乡番外.4         1.      七濑雪奈,小学四年级,正在完成截至目前的人生中,最大的壮举。   在此之前,她曾经做出过诸如连续一周上英语课逃课在第二周准备复刻逃课计划时被班主任当场擒获面对老父亲的震怒时说出“日本人怎么可能学得会英语”,也曾暴打掀班里女生裙子的男生英勇事迹在整个校园广为流传最终传到老父亲耳朵里在即将被父亲施以“爱的惩戒”的时候一蹦三尺高直接窜上了树。   尽管发生过这些事情,但都比不上眼下的事情更伟大——自以为——毕竟她现在要自己坐车去到隔壁市,投靠更加可靠的大人。   松冈凛在看到把自己的行李收拾的整整齐齐甚至知道给自己带换洗衣物手里还揪着每晚陪睡小熊的小姑娘,仔细揉了揉眼睛,转头问屋里正在看电视的山崎宗介:   “宗介,这小姑娘我看着像雪奈?”   山崎宗介赶紧走过去,手里还拿着根没剥开的香蕉:“我看着也像。”   雪奈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绕开他俩挤进门去,从山崎宗介手里拿过香蕉剥开吃掉:“谢谢宗介叔叔,太贴心了,我还没吃晚饭呢。”   松冈凛哪儿能苦着孩子,一听这话赶紧把小零食拿出来摆上,招呼山崎宗介去厨房给雪奈做点什么吃的。七濑雪奈好不容易感受到家的温暖,一不小心就吃撑了。   她躺在沙发上老大爷似的揉肚子,山崎宗介直纳闷:虽然他和橘真琴交情不深,但见过几面也没觉得是这么放浪形骸的人,怎么孩子跟着他几年就成了这个样子?   松冈凛所想和他一般无二,此刻还更多了些担心:“你怎么一个人来找我们了?你爸他们呢?”   “忙着二胎,顾不上我。”雪奈努努嘴,“所以我就抛弃他们了。”   橘家的第二个孩子是去年遥骗着真琴怀上的,俩大人交换眼神,无声地说“小姑娘闹情绪离家出走了。”   凛悄悄给七濑遥发消息,问他没觉得家里少些什么吗,但那边迟迟不回复,估计又是下班后不看手机的病症发作,只能再给橘真琴发上一条。   “正好暑假,我也想着太久没见你们了,就过来啦。”雪奈去抱凛的胳膊,十分亲昵,“我来之前看了攻略,听说开了家新的亲子乐园,明天是周末……”   山崎宗介一向喜欢小孩,对雪奈的宠爱比起松冈凛有过之而无不及,别说第二天是周末,就算是工作日他也能仗着老板的便利给自己放假,眼下自然没有意见,一口应下好。   “好什么好。”松冈凛转过头就戳了山崎宗介一指头,在厨房把水流开到最大,山崎宗介在洗碗,他就压低了声音,“怎么不劝雪奈回家?她肯定是跟遥闹矛盾了。”   山崎宗介一拍手:“忘了。”   凛留宗介在厨房洗水果,自己先出去陪雪奈。他带了目的性,因此语气有点不自然:“那个,雪奈最近在家怎么样,学习……不是,和同学相处……也不是,总之,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呀。”雪奈不明所以,“最近爸爸们都不怎么管我,所以挺自在的。”   凛宽慰她,昧着良心说:“毕竟你弟弟还小,他们自然而然会更照顾一些。”   雪奈一脸“你在说什么啊?”   “我弟弟吃了就睡睡了就吃,乖的不得了。”   “那你怎么还……”酷酷的小姑娘绝对不允许离家出走四个字,话到嘴边,凛转了个弯,“怎么还抛弃他们?”   “因为我爸简直太娇弱了,每天都要和真琴爸爸腻歪,我实在看不下去了。”雪奈真诚发问,“他生我的时候也这样吗?下床走两步就说腿疼,必须得要人抱的?”   凛张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雪奈只好继续说:“最近还特别挑食,以前还能吃下除了青花鱼意外的食物,现在一日三餐必须青花鱼,不然就没胃口……我感觉他至少被真琴爸爸养胖了五斤。”   凛越听越迷惑。   这还是那个生完雪奈一周就匆匆恢复工作理由是“老板不给假”的工作狂七濑遥吗?再说哪个公司敢只给一周假啊?不怕被omega保护协会告吗?         2.      尽管在学校的雪奈表现得像个山大王,但本质上还是个小女孩儿,千里迢迢跑来早就困了,松冈凛拿出故事书刚讲了个开头,雪奈就睡着了。   橘真琴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回过来的。   松冈凛关了铃声,轻声关门回到卧室接电话,第一句就是:“遥呢?”   遥也刚把小儿子哄睡着,凛找他,真琴便把小婴儿接过手把手机递给遥,遥小声问:“怎么了?”   “听说你胖了五斤?”   七濑遥:“……”   “对了遥,你现在的公司给你多长时间的产假啊?据不完全统计已经三个月了吧?”   七濑遥无言以对:“雪奈这孩子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怎么不能说?他已经是我的女儿了。”松冈凛故意气他,“闺女说在家爸爸不疼爹地不爱的,还是我们家更有爱的氛围,已经要给凛叔叔当孩子了,明天我就准备带雪奈上我们家的户口。”   “你想得美。”七濑遥哼了一声。   “遥,你别这么小气,你现在多了个小儿子了,闺女跟着你没有家的温暖,不如来我们家当独宠的小公主。”凛和他挺有商量,“反正我和宗介也都喜欢她,来我们家亏不了。”   遥急得连夜想开车过去把闺女带走。   “行吧不逗你了,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问雪奈她避重就轻,只能问你。”松冈凛坐到山崎宗介旁边把他正在看的股市详情关上,手机开了扬声器,招呼宗介一起听八卦。   故事是很普通的二胎家庭的纷争,长女在有了年幼的弟弟之后心里开始不平衡,有些吃醋。不过橘真琴从来没厚此薄彼,七濑遥也是,除了必须在新生儿身上花费的时间精力以外,他们自觉没有哪里冷落了雪奈。   “我是说会不会有一种可能,雪奈的不平衡是因为她出生的时候身边只有你,而小宝宝生下来就有你们两个人一起陪伴。”松冈凛代入自己和松冈江想了想,“你是独生子可能不明白这种感受,但如果我生下来的时候只有我妈妈一个人抚养,江出生的时候是父母一起抚养的,这种对比也会让我感到失落。”   松冈凛说的话确实在理。尽管遥和真琴一直宣称雪奈是他们相爱才有的孩子,但年幼时的空白时光是真实存在的,她的幼年只有七濑遥一位至亲,因此在遇到橘真琴时的那种亲昵半是源于血缘纽带,半是缘于对完整家庭的渴望。她渴望许久才成真的美梦如今被刚出生的弟弟轻而易举地得到,心里确实会不是滋味。   “雪奈有没有说她明天什么计划?”七濑遥了解自己的女儿,她大老远跑过去了绝对闲不住。   松冈凛说:“我和宗介准备带孩子去亲子乐园。”   “我们带她去。”   “那我们呢?”   七濑遥把他安排地明明白白:“带另一个孩子。”   ……松冈凛觉得自己为七濑遥的家付出了太多。         3.      七濑雪奈左右各站了一位大人带着她来到亲子乐园。这原本是她昨天就计划好的事,但却有了很大的不同,以至于她今天睡醒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的时间重塑了。   睡醒时她用了三秒去反应,这应该不是岩鸢啊?   七濑遥不愧是亲爹,直接照雪奈的小脑袋瓜来了个脑瓜崩,唤醒女儿美好的一天:“不是要去亲子乐园吗?先去洗漱,等下我给你扎头发。”   七濑遥心灵手巧,虽然不会经常出席雪奈的家长会,但每天早上都会为雪奈扎上最漂亮的辫子卷死班里其他同学的家长。因此此刻,雪奈顶着一脑袋花头绳,和两位父亲一起穿梭在亲子乐园。   在回到岩鸢之前,雪奈对亲子乐园还有些执念,因为此前遥很少带她去,倒是山崎宗介开始追求松冈凛之后爱屋及乌,会经常带着这个朋友家的孩子一起玩,有时候会去亲子乐园。   之后在橘真琴的带领下,七濑遥的工作狂属性隐隐有减轻的架势,橘真琴秉着“别家孩子有的雪奈也要有”的原则,一家三口经常去各种地方。   或许是陪伴的时光弥补了前些年的空隙,雪奈不再羡慕幼稚园时期会和她炫耀自己在周末去了哪里玩的同学,开始真切地热爱着有两位父亲陪伴的每一天。   ……如果她爸爸不要在坐旋转杯时旋转得这么猛烈的话,想必她会更热爱一些。   雪奈睡觉认床,昨晚就没休息好,而且周末路上堵车,来的路上走走停停颠簸得让她有些晕眩,再加上现在仿佛一颗被鞭子抽打的陀螺一般高速转动的旋转杯,雪奈终于忍不住被晃晕了。   “遥!快停下来!”橘真琴最先注意到雪奈的异样,把女儿搂进怀里,让遥赶紧停下罪恶的手。   七濑遥这才料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光顾着想今天雪奈还没怎么搭理他,明明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还在用这种幼稚的方式逗女儿理他,现在这些把人给晃晕了。   真琴抱着雪奈去到一旁的长椅休息,天气炎热,遥想起入口处有个自助售卖箱,便走远一点打算买两瓶冰水,也好给雪奈降降温。   小孩子身体还是皮实,尤其是雪奈这种经常在学校为非作歹的,虽然晕倒的时候很吓人,但没一会儿就好了,和真琴坐在长椅上,气氛有些微妙。   这种大眼瞪小眼的气氛是他们父女之间所不曾拥有过的,血缘枢将他们很快联系在了一起,从未出现像今天这样相对无言的场面。   橘真琴反思了一下,是不是从有了小儿子之后,对雪奈的关心较之以前变少了?所以才会这样?虽然他自觉从未有过,但小孩子的感受性远超迟钝的大人,说不定他真有哪里做的不好。   “雪奈昨天是怎么坐车来到这里的?很远吧,离岩鸢。”真琴先开启了话题,“累不累?”   “我提前查了列车线路,其实和坐电车差不多。”雪奈扬起头,模样还挺骄傲,下一刻声音低了几分,“你和爸爸不怪我吗?”   真琴不解:“什么?”   “就是……我一声不吭就跑走,是在给你和爸爸添麻烦吧。”雪奈似乎有些沮丧,“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省心的孩子。”   “怎么这么说?不会的。”真琴有着一个父亲所该具有的包容力,他偶尔确实会为雪奈感到头疼,但也只是一瞬,“我和遥都是,从不觉得雪奈是一个不省心的孩子。”   他开始列数雪奈的优点:比如从不挑食,这就比产后只吃青花鱼的遥好上太多;比如很有正义感,在学校对男生诉诸暴力是因为对方先欺负了她的朋友;比如虽然成绩不好,但是一直没有放弃,这次来找凛还不忘带上英语书请教问题……   “雪奈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我一直觉得能有你这样的女儿简直太好了,我很感谢遥,在我缺席的那些年里把你培养成一个好孩子。”   雪奈的发色和真琴如出一辙,眼眸是和遥一样的蓝,这些特征源于她的父亲们,构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可爱小女孩儿。   “那我和弟弟,你更喜欢谁。”小姑娘还是不可避免地和幼弟相比较。   在遥回到家宣布家里将会有一个新的小宝宝的时候,雪奈其实是高兴的,一直到幼弟出生,她隔着保温箱看小小一团的小婴儿,脸上还洋溢着成为姐姐的喜悦。   但之后,她心里的那竿天平开始倾斜,她开始嫉妒幼弟,不明白凭什么他一出生就拥有真琴爸爸的爱,为什么他的第一次翻身、第一声笑音会让爸爸们那样激动。但她也明白这一切不是任何人的错,错的只有拥有这样想法的她。   雪奈在家终于待不下去,郁闷的情绪把她笼罩着,于是选择来找凛,一来是想散散心,二来是想知道爸爸们到底在不在乎她。   答案是在乎的,于是她得寸进尺,想知道到底和幼弟哪个更重要。   “对我来说,都一样重要。”真琴慈爱地看着雪奈,仿佛看到了他和遥的生命得以延续,他们之间的爱凝聚成型,“对遥来说也一定是这样。”   “这段时间,看着弟弟第一次翻身,第一次展开笑脸笑出声音,我就会想到很多年以前,在雪奈小的时候,会是为了哪个玩具而翻身去够,因为见到了哪个人而开心地笑出声音呢?”对于不曾参与的过去,真琴也充满了遗憾,“这都是我不知道的,是时光对我失去遥的惩罚。”   “所以,雪奈能不能让我做一个合格的父亲,好好地弥补你和遥?”   他已经错过了他们太多,不想再在以后的人生中有缺失。   “一直都是合格的父亲!”   雪奈抱住真琴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大口。 end. 七濑遥买完两瓶水回来之后恰好看到闺女亲真琴的脸,于是吃醋:我也要。 真琴会意,在遥脸上也吧唧一大口 遥:???(你的读心功能故障了?